字号:   

“古典美”

来源:12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23日 17:23

 

                                                                                     英格兰,坎布里亚都的一集镇      1983年8月16号

 

亲爱的人们,

   

   美好的今天实在是太让我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了。我首先在一个灰暗的工厂村里呆了一个半多小时,这里的雨绵绵不绝又非常冰冷。我上了几个台阶来到学校吃了午餐(一罐薯片,一瓶牛奶和一些饮茶饼干),然后走路去了肯德尔镇。在此途中我看到一些最让人流连忘返的乡村景象,它类似那种在国家地理杂志里的美好风景。

 

   今天我所看到的正是我一直所期望看到的大不列颠岛的景象:绵延不绝的精心制造的石墙,一片无树木的绿油油的整齐草地,草地上还有大而肥的绵羊和偶然出现的棕色奶牛,奶牛的颈上还挂着黄铜色铃铛,好不惬意。

 

   我所路过的农场都是具有古老历史并且非常雄伟的,而建筑也是又长又高并由厚厚的棕色石头和深色的黑暗石板屋顶构成。住在这一带(这一带人很少)的许多人看起来都是富有的农民,他们的家族在这里居住了好几百年。

 

   这片地面热得全天都在持续隆起,有时看着有点像我坐在从伦敦到霍利赫德的巴士所看到的在威尔士的景象,虽然雨水和灰色的天空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事实上我更加欣赏这样。它给这片特地增加了一份喜怒无常的神秘感,并使得土地看起来更古老。

 

   随着长满草的山地的无止境延伸,土地本身就在扩展,它大到足以使我带着敬畏之心漫步于其中。我所走的这条弯曲的道路紧紧地挨着这个宽阔山地的边缘,当时也很少车辆从此路经过,这使我高兴不已。天空厚厚的云层在这片土地的最高处蔓延,似乎是一只长长的手臂在无限伸开,风也疯狂和肆无忌惮地刮着。这片环境是如此荒凉和空矿以致石头墙都无法接近道路。这时候最容易把自己想象为在美国西部平原或者是在福克兰上的那些寸草不生的小岛。除了一些杂草和一个被遗弃的红色电话亭外,在这个最高点没有有东西可以表明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生命。

 

   当我慢慢走向坎伯兰山的另一面时,人更少了。只有一些较大的羊场和很多令我忍不住惊叹的石墙。这些石墙差不多有五英尺高,个别部分也达到了八九英尺高。所有的都差不多至少有十八英尺厚,完全是由天然的灰色平坦石头构成。他们看起来好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然而仍然能够呈现出如此完美的秩序井然。几乎没有一块石头是不得其所的,即使每个农场的草地上都必须有数英里的由丘陵和山地的陡峭边缘构成的石墙。

 

   在这狭窄的道路旁有一羊场,我停下来讨杯水喝。一位年轻的,棕色头发的农场主的妻子打开了门。在她的怀里,有一个赤裸的大约两岁的男孩,她似乎很以她的孩子为傲。那男孩的名字也是史蒂芬。

 

   她给了我一些茶叶,然后我惊讶于她手里竟然还有一盒饼干,我顺手拿了一两个,她却给我了一大把。这一路真的很美好,我想,从她微笑和谈吐的方式,和在看史蒂芬时,眼睛闪闪发光的摸样,可以看出她似乎现在是再幸福不过了。

 

   喝完茶后,我穿过马路,坐在石墙上。我看到一个强壮的牧羊人和一个可以很明显看出来是他的儿子的人。他儿子将羊群赶入了一个水泥槽,羊群在呈红褐色液体的十英尺长的水泥槽里缓慢前进。在一旁的两个小的黑白边境牧羊犬紧张地看着在大声呼叫抱怨的羊。这项工作看起来是艰苦而乏味的,因为他儿子将要跩着羊的一个角和其后躯,将其倾倒在深底槽。他的父亲,横跨两英尺宽的槽,在羊的两角上挂一个金属钩,然后将羊的身体和头部完全浸几次。于是羊会游到另一端,跳出来加入它那同样悲惨的同伴队列。

 

   即使在这样一个杂乱的琐事中,父亲看起来仍像一个真正的乡村绅士。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整齐打褶的长裤,和一个灰色绅士的钢桩帽。除了那双高帮的橡胶靴和所有那些羊从他胯下经过的情景外,其余的所有装束,使这个父亲看起来好像就是是属于城市办公室里的一员。

 

   当这对父子已经浸泡了上百只抱怨中的羊群时,他父亲匆忙套上一件一尘不染的羊毛粗呢外套,并呼喊了远处的狗。牧羊犬们如此渴望服从主人的指示以致他们跨过三面墙壁来与这些羊群和他们的主人集合。

 

   我看着这个男子和他的羊群以及在不断盘旋疾飞的狗缓慢而稳定地向毗邻的高山草甸前进。他们那轻盈的步态,就好像这片土地没有任何斜坡。该名男子至少有五十五岁了,但他在这及其险峻的土地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步伐缓慢吃力,他和动物们不断向高处前进,越来越高。

 

   我心想,农民无疑会活到很老并且工作到老。这就是土地,只有拥有很大的耐心与毅力的人方可以将这片土地当作舒服的家。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