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有史以来最神奇的一餐

来源:21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9月4日 17:37

有史以来最神奇的一餐

    1980年,在我走遍世界的这一年里,我从没有住过酒店或吃过比当地餐馆更美味神奇的食物。我大多数的食物都来自当地居民,而他们往往都很穷。因此,我便发现,几乎任何爬的、走的、滑的、游的或者是飞的动物,都是可食用的。我的一些非比寻常的食物涉及诸如:混合发酵的骆驼血、温暖的山羊奶(北非撒哈拉地区);蟑螂汤(泰国);血香肠(西班牙); 在沙漠篝火上热煨的一只5步长蜥蜴 (澳大利亚的内陆地区);甚至活的蛆虫(你不会想知道是在哪里)

 

    令人惊奇的是,我吃的这些许多不同寻常的东西实际上还很好吃。我从不拒绝提供给我的任何食物,因为,一方面,在我徒步环球时我总是觉得肚子饿,另外,我不想伤害主人家的感情,并且,我推断其他文明都非常古老, 他们提供给我食物都是经过许许多多的准备和食用的结果。我不止一次地确信,我正要吃的东西甚至可能有益于我的健康。(但有一次,我甚至被告知我得要吃的东西会将毛发放在我稚嫩的胸部上。这次不算)

 

   当然,即使我向我的美国读者保证,其中大多数那些粗野的外邦食物很美味,我还得到的怀疑眼光还是比信服的多。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我的妻子黛丝也这么想。毕竟,她认为是一些如泡菜般简单的东西也是恶心的。

 

    不过,20016,黛丝还是会接触到一些最异域的日本美食,相信我,从那时起她就再也不一样了。

 

    这全是中泽先生的另一个慷慨的行为的结果。(217日的文章《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中泽先生》。)那时我正在步行穿越整个韩国,所以中泽先生决定转变带黛丝的想法,在一周的大部分时间里,让她沉溺在日本和韩国的无数乐趣里。

 

    当然,黛丝即将遭受那些经常听到我谈起的很不寻常的亚洲菜肴。什么,我们可能会问,那她发现了吗?好的,就让我们看一眼(带着她的许可),翻开她日记上关于那次特殊的旅行——特别是她到达日本后不久,与中泽先生和他的妻子共同享用的那一餐。让我们来读下,用她自己的话说,关于那些很多美国人不愿意放进嘴里的日本食物真正的想法。

 

 

周日,6月24日

 

       晚上七点的时候,我在宫古岛酒店的大厅与中泽先生和他的妻子见了面。我们去了这家酒店的一个餐厅,在那里有他单独为我们三个留的位子。

 

     这是我此生享用过的最神奇,最与众不同且最为愉快的晚餐,而这正是史蒂文经常在我面前赞扬的餐厅。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加上一个厨师。

 

     这顿饭是由豆腐汤开场,其中还包括天妇罗炸蔬菜,以及Suishimi(生金枪鱼!,生马肉!生的马脖子脂肪!生鲸鱼肉!——都是些非常Oishii* ! ! !)。然后,在那时厨师向我展示了接下来我将要品尝的食物(它还活着)。中泽先生一直笑着,说着还开着玩笑——看着我享受着,他心情非常愉快。他的妻子也是同样很善良,她帮助我如何恰当地吃这各种各样的美食。

所有的食物非常的美味,简直难以置信!即使活的东西我也吃了!我在那些和食物放一起的清酒和葡萄酒之间忙碌着,都感觉不到累了。每样新东西都是一种乐趣,虾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然后,中泽先生拿出的牛肉更是惊喜,那绝不是普通牛肉。它是从产自日本神户著名的“神户牛肉”!他开玩笑说,等我和史蒂文回到辛辛那提后再告诉他这事,因为史蒂文最新的旅行计划没有到这来。史蒂文曾告诉我,神户牛肉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牛肉,在一些餐馆甚至要花费几百美元。

 

    哎呀呀! ....那神户牛肉是如此的美味多汁,都直接在我口中溶化了!

 

    我吃得实在是太饱了,甚至连餐馆的厨师都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如此喜悦的在吃。中泽先生不断的告诉我说,谈到食物的味道和质量,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日本。然后,他便开始谈论这个国家的水果,厨师便拿出在超市都要卖150美元的蜜瓜。中泽先生坚持让我尝一块。我说不了。但他说,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有吃一块150美元的甜瓜的机会了。我怎么能拒绝这诱惑呢?哦,那甜瓜是那么的棒!非常多汁且甜美,一点都不像美国的瓜,我通常都不喜欢。

 

    我们吃完晚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我不得不开始推测下这顿饭花了中泽先生多少钱。一部分的我就像一个孩子感到欢愉,而另一部分的我却觉得被宠坏了,感觉有些愧疚,。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这么多,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表达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日本之旅,我已经被带去很多奇妙的地方。我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支付得起一个像这样的旅行。我感觉像是一个女王。

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这顿饭大概花费了中泽先生数百美元。而这其实也不算太贵。我曾和中泽先生和他的商业朋友吃过一次晚餐,总共花费了数千美元。当然,这顿饭至少有10人一起享用,并且是在一家只提供给那些非常富有的人用餐的餐馆,。(换句话说,除了食品和饮料,你还得为一些特权付费,甚至被允许进入餐厅也算。而这也使得里面提供的食物如神户牛肉,看起来更划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在日本尝过的一些最好的食物,竟是在任何一个街区的家庭经营的小餐馆。一个好的例子是,有一家专门做牛舌的餐馆,那是在仙台市,昏暗的餐馆实际上是在一条小巷里。但是,哦,我的天哪!我说,如果不是中泽先生阻止我的话,我肯定还得再喝下一碗他们的牛舌汤才行!

 

                                                                                                                                                                                             史蒂文·纽曼

 

所属类别: 2001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