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活着的理由”

来源:28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1:51

 

                                                                     南部澳大利亚,边城小镇      一九八六年三月一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的手指敲响了旧农舍的木板门。没有人应门,除了鹅群发情叫声的回音和风车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又再次敲门,这次更急而且更重,然而里面依然一片沉寂。

 

进入深渊,然后往上来到这个崎岖不平土地的顶峰,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密切注意着满是尘埃的土地,这使我来到了阳台。在不安的羊群的注视中和黑白相间的新月状的喜鹊,迅速从弯曲的电线杆,冲向另一个标志着我孤独前进的电线杆上,这已经成为我的旅行中相当留恋的地方。风吹过,预示着大雨即将来临,带来阵阵寒意,我发现我的的思绪正被吹走,通过转动橡树叶和一片似海的金黄色野燕麦在参差不齐的灰色光线中翻滚的云下不断的起伏。想想我错过了没能成为这个著名农场的主人是有多么地难过。当然,他很幸运地拥有这块漂亮并且崎岖的地方作为他的家。

 

我的水壶很需要水,我的嘴巴更是。所以我密切关注着屋后敞开处阳台的阴影地方。如我所期待的那样,那里有着所有澳大利亚人家中十分受欢迎的标志—个雨罐。突然,从存放混杂物中剪羊毛间的门另一边,出现了一对深色的连衣工作服,顶上有红色的胡子,红润的脸颊和明显的“喂!你好!”(澳大利亚问候语)从幽灵般的短小粗壮的腿中跑过去的是一只已经习惯了工作的狗。加里•麦克唐纳是最年轻的牧羊人的名字,由于在这个村子里经常会有浓厚的握手,几杯咖啡、邀请留下来喝茶(午饭)或留下来过夜就会马上发生。

 

当然我同意了。我非常开心能与世界上的农民一起分享时光。我发现许多生活在大城市吵闹和拥挤状况下的人似乎被不确定和不满意所困扰。然而乡村的居住者通常都会有冷静的心灵。他或者她对生活真正是什么样子的有着更加肯定的感觉。因此,他们有着更伟大的平静和对于世界的归属感。

 

为了寻找平静,加里•麦克唐纳从大城市阿德莱德迁居到漂亮的小农场里,正是在那儿,我遇见了他。要不是他在越南战争期间产生了对人的恐惧,他本可以会成为像他父亲、祖父那样的工人。不能够将他在亚洲丛林中那些年作战的记忆抹去,他回到了家乡,最后导致神经崩溃。躺在医院的床上治疗了三周多,他思考了生活和未来,由于困惑和悲观变得越来越渺茫,他知道他得找一个能治疗他消弭的精神意志。正是在那时候,他决定迁移到阿德莱德东面的小山村上,然后开始从事耕种生活,即使他对这样的生活还一无所知。

 

对于一些人来说,耕种而不用买东西会变得令人沮丧。多山、多石并且只能养活大约五百只羊,三百五十英亩只会给辛苦工作带来“希望”,而不是财富和舒适。加里仍然保持着这样的生活方式,因为它充满意义和目的。不用受役于另一个人的怪异,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他和他的小家庭。

 

他的自豪和兴奋十分明显,因为他想要与我分享他的农场中的点点滴滴的惊喜。像原始住宅后墙上的枪缝,温暖的剪羊毛者农舍中的大壁炉和顶上有树枝和草皮的地下地窖,仍然同150年前建造的那样酷。即使那块土地没有产出在他眼里就只是不可思议。那儿在几乎触不到底的溪流中的深暗色的池中有着金鱼,在深谷中有着原始洞穴壁画,超现实主义的天空中阴影和光线在巨大的地表上升的出现,甚至一些极端稀有的耐旱植物忍受了至少四百年的炎热和干旱。

 

为了在强风中站在其中一座宽阔的山上,看着农民和他两岁的狗,曼迪,管理着羊群,将它们从一个草场赶到另一个草场,就像是两个孩子在那玩耍。那只狗听从主人简单的声音和手势命令。带着无限的能量和高涨的热情,移动迅速而且精准,曼迪喜欢任何一个让她保持羊群有序的机会。在做完这些工作后,她仍然不知疲倦地跳跃到麦克唐纳坚实的臂膀中获取拥抱和一点她应得的赞赏。说实话,在那些时候,很难区分谁笑的更加开心,她还是她的主人。

 

在一天中的那个时候,当麦克唐纳和曼迪和我一起坐在山脊上,我们发现两只大狐狸窜到与我们相对的山的一边。蜿蜒前进,躲躲闪闪,这些漂亮的生物走近了羊群,它们丝毫没有注意到。我问麦克唐纳是否这些狐狸不会吃新生的羊羔,因为我们发现早在几个小时前它们在篱笆边上。

 

也许会的,他答道。那仍然意味着他不会射杀狐狸。杀戮对他来说不再是正确的事,他现在的宗旨是不再伤害动物,除非对他的家人有直接的威胁。放弃围捕狐狸,在回到我们住处的路上,我们将羊羔和它们的母亲集中到一起。把它们赶入围栏中,围栏靠近房子,在那里它们会更安全,吃的更好。

 

生命,特别是它的创造和保存,成为在人控制下的一项最重要的任务,我已经下定决心由于这次旅行。那晚,我将安静的、软软的羊羔搂在怀里,等待加里和曼迪从围栏中将母羊带来,我情不自禁地为自己感到一丝自豪。如果就那么几分钟,我已经帮助了其它动物活了下来。

 

那只小羊羔的心跳就是大自然的节奏。它是生命真正之所在,并不是人类认为的那样。不知怎的,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些靠自然生物钟生活的人会如此的快乐和善良。有一种生活叫分享—不仅仅是为他们自己的拿取或需要。

 

    

史蒂芬

 

 

“牧羊人加里•麦克唐纳和他永远忠诚的牧羊犬,曼迪”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您的邮箱:
 
示例:example@mail.co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