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苏格兰的魔鬼”

来源:35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23日 17:03

 

 

                   

致读者:首先我很抱歉未能及时写出这个故事,因为十二月份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演讲。然后一月份时候我那七十八岁的老母亲中风了,相比于我的网站,她更需要我的照顾。下面的故事“史蒂芬的信”(最初名为“鸟”)将会收录在一本专为学龄儿童编撰的书中。我非常感谢你们如果你们能够提供任何改善的建议。请让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谢谢。

 

 

                                                                                  道格拉斯城堡,苏格兰    1983年8月12日

 

   

  “你今晚愿意睡在城堡吗?”衣着光鲜的苏格兰人问。他指向附近的一座山,一座巨大的石结构的古塔和城墙,在被黑暗笼罩的村庄的边沿隐约可见。

  

   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从来没有受过一个拥有城堡的人的邀请。正当我准备接受邀请的时候,附近的一个老男人突然脱口说到:“千万别答应,年轻人”

  

  “但我从来没有在一个城堡里睡过,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这城堡闹鬼!”他厉声喝到。

 

    我看了一眼绅士。他耸了耸他那单薄的肩,轻轻地点点头。

 

   “嗯,也许是......一点点,”他说。

   

    老人突然挺直他那弯曲的背,愤然怒视那绅士。 “一点点!真要命,你可真够坦诚。”

 

    城堡主人叹了口气。

  

   “近一年来的每一个夜晚几乎都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像一个穿着蒙面长袍的人,出现在我们的床边,”他坦然地说。

 

   

    我艰难地咽了咽。

 

    他试图以一种听起来令人安心的口吻继续说到,“哦,你不必害怕。魔鬼从未试图伤害我们。它只是站在那儿几分钟,然后像云一样慢慢变淡消失。”

 

    老人重重地跺脚。而那个绅士一脸的无奈,他问到,“你是否想让我告诉我们的访客关于魔鬼的红眼睛的故事?”

 

   “是的,你必须这样做!”

 

   “好吧,”城堡主人继续说到,“魔鬼确实有一双特别邪恶的红色眼睛,这足以让你觉得它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魔鬼。”

 

    我睁大了眼睛,并且马上意识到我不可能再睡在那城堡里。我走遍世界各地,而我最不需要的就是让魔鬼爬进我的背包,并在未来三到四年里折磨我。

 

   我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空和被风吹落的树叶,然后心灰意冷地和那人告别。因为我相信他再不会邀请我留在城堡里。

 

   那晚没有人给我提供一个睡觉的地方,我别无选择,只能在村庄附近的一座低矮的小山丘的森林里过夜。当我搭着仅供一人使用的塑料帐篷时,从临近的爱尔兰海吹来的风不断呼啸着。在这样一个盛夏的夜晚,这样的寒冷极不寻常,我想。我试图忽略那不断摇摆的帐篷,吱吱作响的树枝,以及那弥漫在我脆弱的帐篷上的朦胧的月光。

 

   我正忐忑不安地进入睡眠时,一个声音,就像数百个受折磨的灵魂异口同声的呻吟声,响彻我的脑海。我的胳膊和腿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我的肺僵住了。尽管我很不情愿,但我还是悄悄从我的毯子里滑出,慢慢地拉开帐篷的拉链。

 

   我看着这弥漫着雾气的夜晚,望向树木,希望能看清是什么东西发出了这么奇怪的声音。然后我脖子后的绒毛都竖了起来,因为我看到了有如儿童大小的一种长着翅膀的生物正盘踞在树枝上。风咆哮着,仿佛预示着龙卷风的到来,树枝不断从右到左地摇摆着,而那神秘的生物嗥叫着,震耳欲聋,我的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可能是恶魔吗?它们是住在城堡里的魔鬼派来的吗?我被诅咒了吗,仅是因为在如此接近村庄的地方扎营?

 

   那打着旋儿的有如一个人手掌般大小的树叶不断拍打着我的脸。整个森林瞬间变得焦躁起来。我打了一个寒颤,我是多么无助啊。很显然那些树上的东西并不是鸟儿,因为它们远远比任何乌鸦大得多。还有那呻吟声......就像是人类发出来的。

 

   我迅速缩回帐篷,就像一只受惊的乌龟迅速缩回它的外壳。我的灵魂深处开始喃喃低语。如果这些是鸟,那么为什么当我走进树林里时他们不发出任何声音?这些大量的巨型鸟类怎能够出现得如此突然,而事先却没有制造出任何噪音?甚至它们为什么能发出那样悲惨的声音?它们告诉我要逃跑吗?如果是这样,难道即将有更邪恶的东西要降临吗?

 

   哦,我多么希望我有一个手电筒。我立刻穿上裤子。是时候逃跑了。我不可能等在这儿,等着那些魔鬼撕裂帐篷,吞噬我的肉 - 甚至我的灵魂!我把毯子扔在肩上,并且用手紧握住它的一端。它就这样挂在我的肩上就像一件杂色斗篷。我在脑海里迅速地从一数到十,数到十我立刻冲出帐篷。就像一个孩子在一个黑暗的墓地遇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一样我尖叫着,穿过树林来到一座奶牛牧场。在那里,我像一个痉挛的稻草人一样成功地越过最近的围栏和铁丝网,没想到却又被一个不速之客给惊吓到。

 

  “啊!”一个男子发出尖叫,他从自行车上掉下来,翻滚到附近的水沟里。

 

  “请不要伤害我!”他从高高的杂草之中脱口而出。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我很抱歉地说。

 

   他把自行车扶起来。“那你为什么要那样越过围栏?”

 

   我没法回答,因为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可以想象到他是多么的害怕,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披着斗篷的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他自行车上行进的路上,仿佛一个吸血鬼突然从天而降。

 

  “很显然我吓坏你了,”然后我向他解释了我突然出现的原因。

 

    他抹了抹眼睛,笑了。

 

   “我是彼得。”他说,并热情地和我握手。“我来自澳大利亚。我正要骑往渡船站,所以有一点匆忙。当然我不是因为一些鸟类而逃跑。我正试图赶上前往北爱尔兰的夜班船。”

 

  “如果你经历了我刚才经历的,你也会像我一样逃离那些鸟类 -不管他们是什么-”我望向山那边回答到。

 

  “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些小生物怎么样,”他说。我不想回头,但他根本不会考虑我的想法。就在几秒钟里,他翻过栅栏,来到了牧场的中央。我在后面跟着,中间隔着一段很短的距离。

 

   一进入树林,我们立刻辨认出那些生物仍然停留在树上。奇怪的是,尽管树枝仍然来回摇摆,他们却依然沉默不语。

 

   我低声说,它们和我刚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彼得只是哼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头顶的每个方向。在看到我的帐篷时,他终于开口了。

 

   “你的帐篷里有火炬吗?”

 

    火炬?他在谈论什么?难道这整个场景还不够令人毛骨悚然吗?我们还非得挥舞着火炬?

 

   “你想点火?”我稀里糊涂地问。他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对不起,伙计。我忘了你们美国佬称之为手电筒。你有吗?”

 

    我没有。事实上,自从穿越美国东部以来我就没带手电筒。假使我在夜间遇袭,我也希望夜晚的视野尽可能好,所以我已经好几个星期不带人工光源了。

 

   “纸张和火柴呢?”他询问。

  

    我翻遍了帐篷,很快就递给他一张报纸和一盒火柴。他把纸紧紧地卷起来并把它点燃。纸张燃烧起来,发出很朦胧的光芒,照亮了二十英尺内的每一棵树。数十双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们,我们几乎同时开始喘息。这些眼睛是至今我看到过的最大最黑暗最丑陋的鸟类的眼睛。我敢肯定每只鸟都是我的一半大小甚至更大。

 

    彼得保持沉默,似乎被惊住了。突然在森林深处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叫声,似乎是从一个怪物的胸膛发出来的。最后一张燃烧的报纸从彼得的手中跌落在潮湿的地面上,熄灭了。黑暗立刻淹没了我们,而那刺耳的叫声似乎被数百倍的放大。某个巨大的东西擦过我的脑袋,我与彼得迅速潜入帐篷。那些拍打声尖叫声像一列愤怒的巫婆的军队一样随之而来。

 

   我们一拉上帐篷的拉链,外面就立刻变得安静。连风都停止了。毫无疑问,彼得和我想的一样:那些长着翅膀的怪物是不是已经永远离开了?还是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慢慢地拉开门上的拉链。我们小心翼翼地缩着头,凝视着外面,尽量把呼吸放轻。鸟似乎已经离开了森林。魔鬼和我们的苏格兰能够保持和平吗?

 

   我们在返回小路的途中什么话都没说,很显然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使我们俩变得很沮丧。等我们到了那儿,彼得与我分享了一杯茶和饼干,并把我介绍给他的旅伴,他称之为“泰德” ,一只粗鲁的棕色泰迪熊。

 

   虽然我不愿意看到彼得和“泰德”在午夜离去,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得到爱尔兰式的祝福。在彼得离开之前,他告诉我他的全名和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地址。当然,我答应要记住他说的话并且去探望他。

 

   但当黎明来临时,时间让我忘记了他所说的一切,而我却睡在露天的奶牛牧场。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