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美国的实力与灵魂”

来源:39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6日 16:04

 

                                                                                                   

                                                                                          洪堡,内布拉斯加州       1987年1月27日

 

 

亲爱的朋友们:

 

 不到两小时之前,我正愉快的沿着105国家公路上散步。正在此时,一辆棕色的便车停在了旁边,里坐着两个友善的面孔。在那位农夫和他的妻子开口和我交谈之前,我便知道了我可能要被邀请到他们家享受热腾腾的美味饭菜了。因为这就是内布拉斯加州东南部的人们经常做的事情。甚至,如果他们恰巧是《卡普尔》的读者就更会如此。事实证明,康妮和埃尔登男子正是他多年忠实的读者。

 

午餐后我们讨论了一些受欢迎的话题,比如说他们的小孩(尤其是这个话题),所有的孙子,宠物,教堂,天气还有“爷爷奶奶”,也就是埃尔登的父母亲。他们的父母亲不敢相信“史蒂芬”来访。在我看来,当我晚上去他们洪堡的家过夜,毫无疑问的所有的人都会将话题停在约翰和海伦,他们也是《卡普尔》的读者。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还是俄亥俄大学新闻系的学生时,老师便教我们要避免使用“绝对性的”陈述,比如说:“他是最棒的”或者“她有举世无双的美貌”。这样的综合性质的评断可能会引起争议。但是,现在我要打破这个规则并且这么写:你们是最好的一群读者。任何一个作家如果有你们这样的读者们,他一定觉得那是至尊的荣耀。

 

过去的四年里,你们伴随着我的“来自史蒂芬的信”这个栏目,让我无法想象这世界上还有比你们更好的人们。偶尔你们会给我写信,这么多的信,且都如此的真诚。信里的你们的口吻就像我是你们孩子或者兄弟。你们鼓舞了我,为我祈祷,担心我是否感染风寒,是否忍饥挨饿,是否思乡心切。请放心,在明年我回复完你们所有的信件之前,一切都会安好。

 

每一天,我几乎都能在这样的乡村路上遇到至少六个左右这样的读者们。却只在昨天,有人让我进了在小库克的默勒的杂货店,见见他90高龄的父母。(他们仍然像以往一样健壮的工作!),然后到高中与孩子们一起分享故事。友好到这种程度后,还在周天时我在阿沃卡附近的第一路德教堂做完演讲之后,邀我到锡拉库扎附近的布达佩斯和弗吉尼亚看守人家里,享用了午餐。接下去的一整个晚上,我们就在库克的玛格丽特和哈罗德霍普他们的起居室里,一起为我最喜欢的超级杯球队欢呼。

 

你们让我在同一时间里,感受到了极度的自豪和卑微,以至于有时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就好像一月二十二日,在托皮卡举行的我和我的《卡普尔》的读者的接待会发生的事一样。我一直认为,活在美国中心地区的人们,就是使这个国家如此美妙的命脉。你们,这些《卡普尔》的读者,是这个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的内脏和心脏。没有你们的和善,美国的实力和灵魂将很快枯萎成冰冷生硬的东西。此时此刻,我想向所有的人来到托皮卡旅行的人们,所有已经或将要写信给我的人们,和所有在我的旅途中资助我事物让我感受到温暖的人们,说出我发自内心的感谢——谢谢你们。

 

史蒂芬

 

 

许多史蒂芬的读者们(“来自史蒂芬的信”)发现作者在他们的地方,便专程来看他。他们还经常请他到当地的酒馆喝酒。

 

 

所属类别: 1987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