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生命之乐”

来源:40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31日 16:20

 

                                                            华村,巴基斯坦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五日

 

亲爱的朋友们,

 

 

 

每走一步,这里的道路就像爆炸一样灰尘飞扬。每天早晨,我的帐篷都是被霜冻住的。冬季的雨还没有打算从它们的喜马拉雅源头降落。于是,每一片叶子都是干渴的,每一个叶面都需要一次痛快的淋浴。

 

 

 

城镇像一个发光的海洋,涌动着各种人脸、色彩、声音和移动。人类已经像一个蚁群一样:一直忙忙碌碌地搬移着要去什么地方。没有人停下,甚至看不见的时候也是不曾休息的。我本不应该考虑这漂浮的空气是否足以承受这么多气味和声音的重量。当然,我陷入了宇宙本身的乐池。这个管弦乐队没有受任何一个人指挥,但是它却确实拥有数以百万的疯狂的指挥者。

 

这些音乐家没有演奏小提琴或单簧管。相反,他们的音符是由汽车喇叭的嘟嘟声,摩托车发动机的嗡嗡声,自行车的叮叮铃铛声,铁锤与铁块碰撞的梆梆声,马鞭子挥舞的呼呼声,咖喱在噼里啪啦的柴火中煮沸发出的噗噗声,以及刮擦鞋底厚厚泥土和垃圾的声音组成的。他们是生活过程的声音,宇宙内部能量燃烧的声音。

 

那么舞池是什么呢?巴基斯坦是一块拥有最丑陋的贫困的土地,但它同时也拥有超过一千个春天高山草甸的丰富色彩。然后,它也有歌手,在莲花形的清真寺塔中传出的《可兰经》呢喃声,从拥挤校园内传出的诵读声,以及破旧的柜式店铺中为了黄金、丝绸或是正在腐烂的水果而讨价还价的声音。

 

最后,它还有自己的舞者。而且,数量和原子一样多。他们扭动着,翻滚着,蠕动着,跳跃着,不知疲倦地快速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大多数都戴着头巾,蓄着胡子。很多都是年轻人。透过几个年轻人的面纱看到他们的眼睛,明亮漂亮得就像早期文明时代优雅的女神。几乎所有能与生活力量一起运动的人们看起来都很高兴。

 

一个小小的星球怎么可能成为生活的天堂?更何况是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充满人类与野兽的悸动、冲击、冲突和碰撞的地方,都是一个心灵跳动不会减慢的领域。即使时间必须在赛跑的过程中处于领先地位:我摆脱黎明的寒意不久,黄昏就到了,我爬回到帐篷里,以躲避那些不喜欢树枝或煤油点燃的火焰却喜欢黑暗的野兽们。

 

这里有温暖的笑容,亲切的握手和虔敬的鞠躬,毫无疑问,我是处在朋友之间——也许可能是最绅士的一群。尽管如此,我的眼睛像笼中的动物一样扫射四周。这里有这么多释放的能源松动,人们必须持续地保持注意力,否则就会遭受不可避免的由自行车到手推车再到傲慢的骆驼之类的东西带来的碰撞。在任何小镇或城市的市场待上五分钟,就可以看见比“星球大战”的战斗场景更刺激的现象。不像西方社会那样,由科技和和严格执行的法律来引导每一天的人与事物进入正常的渠道,这里的人们和牲畜,还有机器都是无时无刻不在向对方发起关于正常运作方式的挑战。

 

许多文明的繁荣正是起源于印度河沿岸。这里所有具有异国情调的食品、建筑和人,都无法让人们联想到他们是早起文明的后代。从历史上看,这片土地是社会最古老的发祥地之一。这里的城市建设远远早于古巴比伦,这些的居民,比希腊人还更早进行文明的实践。

 

“爱是生命。”这是超过八百万人数的穆斯林国家里的一种流行说法。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里的爱是已经被大大体现了。当然,我们并没有怀疑他们对生活的热爱。这里将近四分之三的人口仍然从事土地的耕种。即使在城市,那里的小街不像是公路,倒更像是谷仓前的院地。而在市场上,出售笼鸡、鸽子、金丝雀、鹦鹉的叫卖声使得城市更为喧嚣热闹。

 

虽然目前的文化是穆斯林,但是之前的印度教的痕迹随仍然处可见。不仅是对土壤和自然的热爱、庙宇形状的清真寺、辣椒饭、咖喱菜、长衬衫、松松垮垮像睡衣的裤子以及纱丽,还包括了对色彩的痴迷与狂热。最普通的公交车和卡车的外表上都是风铃,彩带,和画有孔雀、喷气飞机、玫瑰、老虎、自然风光的手绘板。使人感觉似乎每个人抢着去参加狂欢巡游。

 

事实上,我仍然在等待被送上我的第一碗彩虹米饭!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4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