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封特别的母亲节信件”

来源:43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6月19日 11:10

 

                                                                  餐厅,意大利      一九八四年四月七日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世上有的人穿得衣裳褴褛,有的人穿得雍容华贵,有的人会大声谈论我被太阳晒黑的耳朵,而有的人只会躲在一遍胆怯地用他们深色的眼睛和深色的手指对我指指点点。上述的这些现象是几大民族都共有的——美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国人,西班牙人,阿拉伯人和意大利人,无论我们的言论听起来多么笨拙:“东西”是慈母般的关怀和同情。也许这是任何一个远离家乡的孩子最希望得到的能够鼓舞士气的助推器之一。

 

妈妈,你和我已经超过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在一起分享时光。相信我,没有你亮晶晶的眼睛、鼓励的话语和和无尽的笑容陪伴,我的生活与以前是不可能一样的。如此远离家乡,独自在那,已经是我此次环球徒步旅行行动中最痛苦的折磨。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段日子里,我受到了许多其他“妈妈”的关爱和照顾。不知何故,她们竟然能从自己已经超负荷的内心分出一些爱来给那些他人的孩子,而且这个孩子还是瘦骨嶙峋的、胃口极大的、身心俱伤的。当然,她们给予我的这种爱与妈妈您给我的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仍然认为我——“妈妈以外的妈妈们”——是经过大脑思考得出的实际而且正确的言论。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徒步旅行的过程中,每次遇到最困难的处境的时候,总是能遇到这么多的爱与温暖。也许是因为我幸运,也可能是因为那些“妈妈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他们那些已经长大成人出门在外的孩子们的影子。

 

虽然,我很确信一件事,我从所有的“新妈妈们”向我展示的爱护与仁慈得出的结论:如果没有妈妈们,和他们毫无保留的爱,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得不那么美丽。

 

我怎么可以忘记,或者是该如何开始感谢,我在环球徒步旅行中遇到的所有的“妈妈们”?例如,我在最初遇到的“妈妈”——艾拉。她用一顿亲手烹调的大牛排晚餐款待了我,而她实际上已经从辛辛那提的汽车装配工作下岗一年了,并且她已经将近破产。或者是琳达。她在她阿巴拉契亚小屋的烧木柴的大炉子上用大铁桶为我烧洗澡水。或是埃斯特莱恩。她有一双明亮的蓝眼睛和已经垂垂老去的身形。她邀请我坐在在她弗吉尼亚的农舍的门廊下吃早餐,因为她认为我可能是上帝派来测试她是否宽大仁慈的天使。她不打算让我走,因为她认为如果我走了,那么她就失去了日后去往天堂的机会

 

或者是朱迪。对于我这样的一个流浪汉,怎么能想象可以在她优雅的位于华盛顿的庄园里呆了一周?这实在是太奢侈了。或者是凯特琳,以及她那炙热的爱尔兰人脾气和爱尔兰博伊恩河岸的永远热闹拥挤的酒吧?或是七十八岁的康妮和她那足以穿破肠道的北爱尔兰苏打面包和土豆饼?或是杜雷莎和丹尼尔,两个法国天主教的农民大家庭的母亲,在她们狭窄破旧的房子里为许多的饿汉们腾出了房间?或者是丽娜和她喀纳斯风格的热情和圣经讲座?或是法蒂玛,她坚持要我吃她们库斯库斯的阿尔及利亚特产,即使这意味着她不得不在泥地上蹲好几个小时用手来研磨小麦籽粒?

 

在这个大星球上,有如此之多有爱的妈妈们……如此之多的,在我那“孤独”的路径上。

 

我想,也许我像你们表达的最好方式是告诉你们——也包括你,我亲爱的妈妈——在我环球徒步旅行三分之一中,你们对我的意义就是如下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你永远都不会听腻的三个字,那就是:我爱你。

 

谢谢,妈妈们。愿你们都能有一个很特别的母亲节。

 

史蒂芬

 

 

上一篇:“豺刀”

下一篇:“喧闹的餐桌”

所属类别: 1984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