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回顾历程和抚慰创伤”

来源:44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6月19日 21:38

                                       

 

                                                                                                                                                                   

                                           英格兰,朴茨茅斯        1983年9月3日

 

亲爱的人们:

   

   抵达大不列颠群岛一个月多一点点后,我来到了我的最终目的地——位于英格兰中南部海岸线上的朴茨茅斯。

   

   现在在我身后的是约1800英里的区域——其中的1200英里是属于美国的土地,其余在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以及英格兰上下的整个地区,接下来是法国,然后是西班牙。

   

   但是,首先我必须花费一个星期在朴茨茅斯来更新我在大不列颠岛的笔记。然后,我会乘船去法国的瑟堡。这些过去的几个星期中,在我的脑海中已建成的回忆有很多,并且大多数都是快乐的。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是否记得我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大多数事情,苏格兰及其开阔的平原与低矮的山丘似乎发生在光年以前。我觉得引发我最强烈的思乡之痛的,是当我看到苏格兰南部带有中西部风格的风景和英格兰西北部湖区高大多风的草地峡谷。在这些地区居民不多,所以天空和土地都很宽阔。我把大量的时间待在这些地方,静静沉思。

   

   很快,实在太快了,我就发现自己从英格兰北部的石砌牧场和松树林到达了拥挤的中部和南部地区。自从离开诺丁汉(到目前为止,我走过的最友好的大型城市),我所见到的的乡村,都和普通的人一样,在我的心坎里始终有一点“保守”。绿油油的,你懂的,但却也是很普通。

   

   在英格兰北部,那里的工作很少,工资也算最低,所以人们似乎有更多的时间来微笑和聊天。而在蓬勃发展的南部,人们似乎更感兴趣的是赚钱和花钱。对于来到他们的门口请求一杯水或指示的陌生人,南部的人显然更容易起疑心。

   

   尽管如此,当一些小事情使我想起实际上仍然有爱真正存在的时候,一天很快就会过去了。

   

   这个地方仅有的三到四次的阵雨,就在昨晚让我遇上了一次。一个退休老人花了一个钟头,载着我穿越整个乡村去寻找酒店房间。我没有叫他这么做,也没有间接地建议过,他这么做只是出于对我的关心。虽然最后也没有找到房间,我必须得睡在马厩里铺满稻草的地板上。外面狂风肆虐,但是我觉得这个夜因为有他的关心而仍旧很温暖。

   

   然后就是上周末了。

   

   那个周末是英格兰人所谓的”银行假日”,有三天的假期——星期六,星期日和星期一——我去过得几乎每家商店都关门了。现在商店休息3天对我来说不再那么重要了,除非我没有在周五去银行取两英镑。在英格兰食物的花销是很高的。相对于美国来说,这不是件好事。在这里,两英磅将难以养活一个人一整天的生活,更何况现在是三天。

   

   我别无选择,只能敲一些门来讨要一杯水(我当然希望这些家庭的居民也可能提供一点食物)。事实上,在敲门过程中,也有一些如我预想一样的给我一些食物连同一些茶水!比如,在一个警察俱乐部,他们了我一张五英镑的钞票。

  

   在我走过大不列颠岛的一些路程中,只有两处的人比那里的人还不友好。一次是当我去到伦敦,一些外国使馆复查我的跨境计划。像往常一样,当处理政府机构的事情时,他们有大量的借口和并且看起来漠不关心。

   

   第二个例子更糟,甚至有点危险。

   

   靠近美国几个巡航导弹携带基地的地方,有一个环绕着雷丁姓氏城市的美丽马城。我在马城时,有一反核示威小组撞上了我。很快,我被包围并受到很多谩骂。有人企图从我身上撕下被固定到我背包后面的美国国旗。

   

   经过短暂的扭打以后,我完好无损地逃脱了并保存好这个标志。但也是在几个小时之后,我才可以再次好好放松地享受自己。对于我遭受的创伤并不是在我外在的身体,而是内在的,我的心。你看,即使在一个小时前,那些示威者骂我是 “杀人犯”,但是现在我正在访问红十字会医院里的残废儿童,带给他们微笑和欢笑。

   

   那天晚上,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把美国国旗放入背包里,避免任何进一步的争议。我感到害怕和尴尬。但是把国旗隐藏起来的决定是很短暂的。

   

   当我快到朴茨茅斯的时候,我想,到时候我作为一个美国人进入将可能会被众多人批评。但是我又想,这种批评只会在当我进入第三世界国家时会增加。现在就开始害怕批评是不明智的,相反的,我应该学会面对。

   

   因此,我以美国人的身份,骄傲的走进了朴茨茅斯。

 

   史蒂芬

上一篇:“古典美”

下一篇:“魔咒深困”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