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鳄鱼哈里”

来源:47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0:15

 

                                                                           洲格伦丹博,南澳大利亚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亲爱的朋友们,

 

一棵孤独的小树的枯枝发出咯咯声,就像一具闲不住的骨架的骨头咯吱作响。满是灰尘的风刮过老蛋白石矿井白色的狭沟和小丘。头顶上方,夹带暴风雨的大片乌云精力过旺地打着漩涡。

 

闪电划过——我的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我和我的车子周围是一个世界的外部标志,这个世界肯定只会出现在奇异的梦境中——一个身形庞大的头上长着角的野蛮人,一只手上是铁钩,锈迹斑斑的汽车管和消声器以及车轮装饰罩围成一个无意识的雕塑,一个跟我的躯体一样大的动物头骨骑着一个孩子的自行车,甚至还有一个穿着衬衫带着帽子的服装模特儿凝视着一个空油桶的边缘。

 

然而,我站在可怕的闪电余晖里,心砰砰直跳,我可以感觉到最不寻常的东西还没有到来。在我眼前若隐若现的是一个奇特的沙岩峭壁,上面不规则地点缀着各种古怪的东西,从古董车到绳梯。这些东西背后是拉脱维亚前贵族的地下防空洞所在地,这个地方在内地被称为“鳄鱼哈里。”

 

在防空壕入口处迎接我的不是哈里,而是马科斯,一个鲁莽的黑发瑞士人,大约二十五岁,在哈里待在四英里以南的库伯佩地医院的时候,他看守着这个古怪的财产。“可怜的哈里,”这个肌肉发达的小伙子笑着说,“试图阻止醉酒的土著妇女偷走陪伴他二十五年的旧汽车,在这个过程中被车碾过去了。他在‘世界蛋白石首都’医院待了两个星期了,不论怎样,是该回家了。在此期间,你介意作为我的客人,待在哈里的家吗?”

 

附近小镇库伯佩地的名字来源于土著居民的话“kupapiti。”据说,这意味着“白人的藏身处,”暗指三千居民中很多人都住在这里的防空壕。它可能是世界上外观最不寻常的社区,因为很多防空壕都是在地下。这些住房开发来抗击高温,而且因为建筑材料不足(最近的供应在奥古斯塔港,离这里六百公里,往南走,先是泥路,然后才是柏油路),只能这样建。

 

这些防空洞的房间和走廊实用、成本低且经常豪华舒适,始终保持着宜人的温度七十到七十五度,比传统的住房更能防尘。这些防空洞的位置在被称为斯图尔特山脉的低矮、贫瘠的荒丘深处,里面有教堂、商店和汽车旅馆。通常可以看到的是前面的门和窗户。“电流测定器”水槽、通风竖井烟囱和电视天线沿着黄色的山脊扩增分布。

 

虽然库伯佩地的风景可能没有生气且缺乏绿色植被,但这个城镇的“腹地”却很漂亮。我在等待哈里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一点。有一个防空洞里面甚至有一个室内游泳池,这在库伯佩地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奇迹。几年以前,库伯佩地的水还是用卡车运来的,要花费一笔不小的钱。

 

正是因为有不寻常的艺术形式装饰着哈里房子的每个房间和走廊,所以他的家在所有房子中显得特别出众。各种作品,其中包括抽象的砂岩木雕、手绘壁画、家具和雕刻在白墙壁上的书架、用于放烛台的汽车排气导管以及墙壁边上巨大的钢筋混凝土雕刻,都是哈里自己的创作。

 

哈里从医院回到家里的第一个晚上,在吃过丰盛的晚餐后,我抓住机会问这个许多有趣故事的主人公问题。马科斯和哈里的小猎犬斐迪南王子也在我的餐桌旁边休息,这个六十岁的主人快乐地跟我们分享他过去的经验和对生活的看法。

 

希腊人、克罗地亚人、俄罗斯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人,我们来到这里不完全是为了寻找蛋白石的财富,还为了可以作为自由人生活在这里,自己当自己的老板。相信我,这里的许多人从未找到任何蛋白石,但你认为他们可能会回到原来的国家吗?虽然许多人的生活比较贫困,但他们将永远不会想离开这种类型的自由生活方式。

 

“自我一九六八年来到这里以来,我每年可能从蛋白石上赚了两万美元——不是很多。你可以称之为只有食物的钱,”哈里继续说道,“然而,我不会离开,因为这里是我能够居住的最自由的地方之一,外面可能是荒岛。”

 

一九四四年,这个列宁格勒围攻老兵被苏联抓获,然后发送到P.O.W营地,十年后,他从那里逃脱。战争结束后,他想离开欧洲。遭到美国和加拿大的拒绝后,他发现遥远且人烟稀少的澳大利亚愿意给他一个新的家。一九五一年,他二十六岁的时候,他来到南澳大利亚捕捉鳄鱼。

 

大概十四年以来,这个长着胡子的前男爵赤脚穿梭在沙漠中,睡在户外,因为他的灵魂已经从文明的暴行中恢复。他发现了自己的天堂。他拥有紧绷的古铜色皮肤和健康的体魄,他从卡奔塔利亚湾的海滩上抓螃蟹或者搜捕乌龟的巢穴作为食物,他在自己想去的地方漫步、睡觉和打猎。买衣服、偶尔请客和买更多子弹的钱来自去销售鳄鱼皮和野狗头皮,很多是他用他的长矛杀死的。

 

经过一段时间,文明到来了,带着矿业公司、推土机、直升机和成群结队的崇尚令人窒息的法律并藐视自然的人。哈里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如今,他花更多的时间在装饰和扩大他刷白的城堡内部上,而不是寻找蛋白石。他知道他的领地像库伯佩地的大部分周边地区一样,可能没有蛋白石。

 

他指向墙壁和他的艺术品,解释说,“我想记住一直在发生的事情”。

 

我看着马科斯,他也看着我。防空洞里响起了笑声。我们知道鳄鱼哈里是什么意思了。他是一个我一定会记住的人。

 

 

史蒂芬

 

 

 “鳄鱼哈里和在哈里的地下住宅入口处的‘斐迪南王子’”

所属类别: 1985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