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家不在前方,也不在身后”

来源:49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2:00

 

 

                                                       加拿大,温哥华    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三日

 

亲爱的朋友们,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我的身体和灵魂正飞越在这个世界的上空,在离太平洋海面三万七千英尺的某个地方。但是我的心,恐怕还停留在候机大厅里,那个大型喷气式客机几小时前起飞,飞往加拿大的地方。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应该是高兴,期待和喜悦,因为我的家就只有几步之遥了。我的心情也确实如此。不过,如果我的心能跟我的身体和灵魂一起飞回去的话,我想此时我的心情应该会更兴奋才对。

 

写这封信可不容易。事实上,越写我的心越悲伤,因为飞机下面那些模糊的影子是如此猛烈地让我回忆起在这片国土。我想,写了一年的关于澳大利亚人民的魅力和好客的篇章至此要彻底结束了。

 

我讨厌说再见。特别是当我不得不和自己喜爱的人说再见地时候,我就特别特别讨厌说再见。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墨尔本飞机场停留的最后几秒内,鼓起我所有勇气,并使出全身地力气紧紧抱住佩吉.马修斯的原因。我终于没能忍不住,刹那间泪如泉涌,我不能忽视她眼中的悲伤,不能不为自己落在她灰色头发上的泪珠而感到羞愧,甚至不能冲破哽咽的喉咙,跟她说一声我会想你的,佩吉。

 

女人一定是比男人坚强,或者说她们已经不知不觉适应了这种充满分别的日子。我站在那,已是泣不成声,可是佩吉却还能很淡定地跟我说,我永远是他的儿子之一,永远不会变。

 

然后突然间,一道冰冷的,加厚的无窗钢质的安全门把我俩给隔开了。当我应该开心开心享受回家前的激动的时候,却反而感觉像是被锁在了监狱里。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佩吉最后的表情是什么,因为我太胆小,太害怕了,在我的手指划过那扇门的时候,我没有再回头去看她,可是我永远记得那扇门在我身后砰地一声关上的声音。

 

从那扇方形的小窗户往下看过去,那些云彩好像是种在海面上的。很难意识到我身边的东西其实在飞快地离我远去。加拿大,我的环球旅行第一站的终点站,已经无形之中慢慢地远去了。现面还有一扇门等待开启,等待关闭。

 

毫无疑问,澳大利亚这一站是我最难舍弃的一站,因为我在这逗留了太长时间,以至于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朋友割舍不下。佩吉就是我最难割舍的人之一,当然不是说其它人我就舍得,但可能只有她,我最放不下。在墨尔本罗托鲁瓦二十六号街上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爱和关心,其它的地方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当然我还有好多重要的朋友,可是在信中没办法一一提及,有的我之前也可能有提到过,比如说瓦拉克纳比认识的朋友,沃滋,他跟我的关系,在信中还是太轻描淡写了。

 

非得等到你跟天堂只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生命的秘密。我突然脑子里有这么一个想法,在所有的再见中,在所有我所经过的土地上,都有一个事实存在着,可我却忽视了,那就是那些对我报以笑脸,或是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给我帮把手的人,他们的笑脸和乐于助人的心,不是一直都让我感到特别欣慰,特别感激吗?我其实何曾离开过我的家乡呢?有这些笑脸的地方都是我的家不是吗?

 

家,其实从来都不是在眼前,也从不是在身后。我一直在家里。我想我的地球同胞们应该也感觉得到吧!

 

史蒂芬

 

 

 

“史蒂芬觉得这些澳大利亚人都是豪放不羁,有趣,又好客的人们,有了他们的帮助,他才能顺利走完横跨整个国度的三千公里的漫漫长路。”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