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最孤寂的公路”

来源:61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6日 15:17

 

                                                                 达尔文市,澳大利亚      一九八五年七月十七日

 

致亲爱的朋友们: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仍然喜欢称呼它为“轨道”。而那些更年轻,更喜爱家庭生活的人们,则更倾向于另一个听起来更正经更可靠的名字——“斯图亚特高速公路”。

 

我所知道的只是——这条由粗糙沥青和泥土铺就的漫无尽头的迂回公路,尽管看似狭窄、尘土飞扬,但它将要引领我去面对我所遇到过的最具有挑战性的冒险。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斯图亚特高速公路是从达尔文市经由陆路去往其余岛状大陆的唯一通路。实际上,这是从这里去其另一个城镇的唯一岛路,恰好只有两百米远。

 

这是世界上最孤寂的高速公路,在它两千两百米的路程上只居住了比普通的美国小城市更少的居民。在这广袤的空间里保留了世界上几乎大半的蛮荒之地——大片的澳大利亚内陆地区。

 

不用五根指头,就可以算出达尔文市和下一个城市爱丽斯斯普林斯

 

之间隔着多少城镇,当然,有些人或许会提出这样一个反对观点:那片荒原的中心区域不过是两万零七百名矿工和牧牛者聚居的地方,并不能称得上是一个城市。但那时,当我拖着脚步来到爱丽斯斯普林斯,我不过走出达尔文市一千一百英里,这和爱丽斯斯普林斯和下一个城市的距离是一样的。

 

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有人竟然笨到期望能徒步穿越这样一片海一般广阔的寂静了么?

 

真是一个好问题。马克•吐温在赤道漫游记里或许曾经暗示性地给过合适的答案,他用戏谑的口吻写到:“澳大利亚的历史读起来不像是历史,而像是一些最美丽的谎言,绝不是那些听厌了的陈词滥调。其中充满了神奇、冒险、冲突和不可思议,但这一切全是真实的,全是确有其事的。”

 

澳大利亚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开拓荒地——这是一个具有探索不止、汗水绵延、英勇无畏等精神的,与众不同的国家,而拥有这些精神,正是许多人得以幸存下来的关键。在某种程度上,在这样一个国度,正常地过活似乎是不明智的。

 

我将在北领地区域开始此次从北往南的艰苦跋涉,这个区域占据了六分之一的澳洲大陆,面积一百三十四万六千二百平方公里。却只居住了不到十四万人。

 

在我将行经的北领地范围内的这一千两百英里里,大概有一千英里是南回归线以北这片酷热的半干旱地带。余下的两百英里,是澳大利亚死亡之域的一部分,被崎岖的沙丘和粘土层沙漠所覆盖。

 

这里只有两种季节——潮湿的季节与干燥的季节。

 

现在这里是干季,也可以称为冬季。从现在到十月,每天都是一样的——万里无云,干燥的白天伴随着繁星点点的冰冷夜晚。若是你打算在夏天(从十一月到次年三月)走过这一段路,很多时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些月份里,猛烈的季风雨带来的持续不断的热浪和湿气将内陆地区变成一个沼泽地内海。不过几周前,这里还坐落着一个炎热的沙漠,而现在河流暴涨,汹涌到可以迅速卷走半挂拖车。在漩涡之下,浑浊的河水里沉着成千上万的鳄鱼,甚至还隐匿着从北部海岸线游了上百英里来到这里的鲨鱼。

 

唉,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就再也不能跳入这儿任何的“死水洼地”(池塘)了。当湿季带来的降水终于全部蒸发,这些鳄鱼和鲨鱼却几乎没有随之消失。  

 

沿着“轨道”,这片蛮荒的、崎岖的、狂野的,甚至是致命的土地,不得不与孤独相伴。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因为,正如我说过的,这样的一片土地,孕育着一种特别的人。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与他们中的一些人相遇的吸引力,对我来说,已经足以弥补我与其他人无缘得见的遗憾了。

 

史蒂芬

“史蒂芬和他用于穿越澳大利亚危险沙漠的手工马车”

 

所属类别: 1985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您的邮箱:
 
示例:example@mail.co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