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最后一张票”

来源:64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6月19日 11:12

                                             

                                                                                    英格兰 伦敦      1983年7月25号

 

亲爱的人们,

 

   爱尔兰参差不齐的海岸线是我最初期望的,但不是我开始世界之旅时所见到的外国风景的第一站,而是英格兰南部充满树篱笆的草地。

 

   我曾计划从波士顿直接到爱尔兰的都柏林。但该计划在最后关头被丢弃了,当我发现我能用少于$175达到大不列颠岛----- - $23从波士顿至纽瓦克国际机场,并随后坐上新经济航空公司-美国人民捷运航空公司到达伦敦。

  

   我无法抗拒经济航空公司,尤其是当定期航空公司从波士顿飞往都柏林的单程票近$500时。因此,这是一次真正的精神的跋涉,我决定采取经济飞行。但是,有一个严重的风险,航空公司的每日一次到伦敦的航班,据说已经被预定到10月份了。这可能意味着我不得不等待,待机在纽瓦克客运站,希望有人会取消,留一个空座给我。

 

   伦敦是一个美国人流行的度假胜地,所以我惶惑我所能看到的许多其他备用的乘客。我设想着我会在码头等候好几天。每星期只有五次到伦敦的航班。

 

   结果证明,我的运气仍然是一如既往地好。

 

   我刚走到伦敦航班的售票柜台并将我的背包放置在所有行李的附近,就有一晒伤的穿着短裤和球鞋的中年男子走近我,“你想订机票吗,小伙子?”他用一种很重的英国人的口音问我。

 

   “嗯,是的。”我急忙回答。

 

   他看到我在这么晚所显现出来的热情笑了。他笑了,说,“我的儿子迈克尔和我的女儿拉雷恩和我也来试试待机,我们发现在其他票柜台有提示说有 4个人取消去伦敦。如果你很着急,也许你能抢到最后一个!”

 

   我瞟了一眼其他许多备用的候选人,他们都在椅子或地板上打盹,等待凌晨4点伦敦售票柜台的打开。别人当然也有意识在其他售票柜台问,我想。

 

   他那漂亮的女儿开始用力拉我的手臂,“快,你最好要快!”

 

   我跟着她穿越机场客运站来到佛罗里达州,墨尔本的航班的售票柜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在这么晚的时间点仍然是开放的。我立刻问职员,航班到伦敦是否还有任何可用的席位。

 

   他查了下他的电脑然后带着一种胜利凯旋的语气回答我,“是的,我们有,确切地说,只有1张。”

 

  “我要买它。”

 

   拉雷恩笑了。她的父亲笑了。即使是售票员似乎在看到我的反应后也开心地笑了。他递我的登机牌给我,说:“在起飞后,你的乘务员会向你收取票价。你可以用现金支付,个人支票或旅行支票,祝飞行愉快。”

 

   12个小时之后,当我们的飞机巡航在距离大西洋35000英尺距离的高空时,我问拉雷恩为什么他的父亲在所有的其他等待的人中选中了我,并来告诉我这仅剩的一张取消的票。

 

   她将她那长长的棕色头发拨到一遍,耸耸肩,然后带着在我看来有点英式幽默的方式告诉我说,“因为你是仅有的一个醒着的人……”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