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温馨的草原之家”

来源:65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4:18

 

 

                                                                                                               怀俄明州托灵顿市    1986年12月12日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一间屋子,有传递温暖的烧炭的取暖炉子,有阵阵烟草香,有一个古老而舒适的农舍厨房,那么它便具有一个无比惬意的环境的所有条件了。如果它还能有几只像毛茸茸的球一般蜷在雪白窗沿的小猫,几道香喷喷的家常小菜,两位会把游客当做自家成员的屋子主人,那就更是井上添花了。能碰到这样的屋子,你该喜不自禁了。

 

过去的三天,我待在位于怀俄明州与内布拉斯加州边境的梅尔与罗莎莉伊顿的家里。尽管我能感受到这里十分舒服自在,但我还是想问问他们,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热爱这片草原。接下去的几周,我会从西至东穿越这片没有一棵树木的平原。对于我们这种来自东部山区的人,这片土地,特别是现在看来是贫瘠而空旷的。

 

许多人,包括他们的十个小孩,都已经离开了这片广袤而萧索的草原。还有更多人,因为新农场开不下去,也会离开这里。在更小一点的农业聚落,很少能够听到年轻人的声音了。然而,依然有很多人,比如伊顿夫妇,不搬到别的地方,只愿意在这片给我留下单调映像的草原深处生活。这是为什么呢?

 

“我喜欢这里的风,”罗莎莉说到。“许多农民的妻子对这里的风很失望,但我却真的爱它。它就是我的朋友。它能清洁空气,能修剪树木。”

 

“因为我喜欢风儿轻拍晾衣架上衣服,甚至喜欢风儿在烟囱周围呼啸。‘快听听,梅尔!’每当风儿吹过,我都会叫到。”

 

想到数天前寒冷的西风吹在我的耳朵上那种刺痛感,我觉得只有傻瓜才会爱上这里的风。但转念一想,我也应该喜欢这风。要不是这风强劲地吹在我的背上,推着我前进,我不会如此快速轻松地走完这几英里路。

 

我开始觉得这片无垠的土地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罗莎莉和梅尔则认为这片土地不仅仅是一个庞然巨物,还是拥有不同的特点的乐土。梅尔坐在火炉旁的草坪躺椅上,描绘着雪地里新的动物的足迹。罗莎莉会表达她对这草原深深的爱。她爱这里的天空,爱这里的野花。罗莎莉来自威斯康星州,她说那里只有十月份的天空是一片澄澈的蓝。而这大草原上的天空,几乎一年到头都是鲜蓝鲜蓝的。

 

“春天,我爱牧野上的一切,”她说着,冲到客厅,拿了一本有许多野花照片的相册。“牧野上有琳琅满目的野花——仙人掌花、紫罗兰、报春花、紫苑、雏菊、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蓝色野花!虽然它们的花期不长,一些只有小小的花骨朵。但它们实在是太美了。”

 

54岁的梅尔比活力十足的罗莎莉年纪小些。他含着烟斗,不自觉露齿大笑起来。说到:“54年里我只移动了两英里。我必须承认我喜欢这样的草原。30年代,沙尘暴侵袭了这里。我父亲像其他人一样也想搬离这里。但是他的汽车是贷款买的,贷款还清之前,不能够驾驶它离开这个村庄。

 

“我猜你会说,我还待在这儿只是因为别人都离开了,让我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他补充到,心情十分愉悦。“我母亲去世了。父亲想到气候更好的地方生活,于是搬到了加利福利亚。我的兄弟姐妹们都出去工作了。第一任妻子和我离婚了。孩子们长大了,都离开哲理,寻找报酬丰厚的工作。”

 

梅尔坐在他的“冬眠基地”即取暖炉子旁边。他换了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接着,他心满意足地说到“城市里的那些医生和律师穷尽一生的心血努力工作,为的是晚年像我一样,在这样开阔的乡间生活。所以早些时候,我就想到,那么多人想要这样的生活,我为什么不直接待在这儿呢。”

 

“而且,”他说到,眼里闪烁着光芒,“在这里生活,我不用常常割草。”

 

“也不用和邻居时常保持联系,”他想到笑容可掬的罗莎莉。

 

这时,她那只公柴郡猫伸了伸腿,睁开眼,咧嘴大笑,声音震得那挂在天花板上的水壶叮当作响,满足地打了个哈欠。“特别当你见不到他们的时候。”

 

后来,我开始觉得,这就是许多人喜欢称这个草原“甜蜜家园”的真正原因。

 

 

 

  史蒂芬

 

罗莎莉和梅尔伊顿这两个美国人住在这个寂静萧索、风儿阵阵的大草原。这座草原绵延数百英里,覆盖了怀俄明州南部以及整个内布拉斯加州。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