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奇的地方”

来源:69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6月19日 21:37

                            

                                                                     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         1983年6月22日

 

亲爱的朋友们,

 

   华盛顿山森林是我目前为止在旅途中看到过的最安静和最美丽如诗的地方之一。因此,我决定“遁形”在枫树、橡树、山毛榉、白桦树、松树和铁杉的丛林深处,小憩几日,赶写我的旅行日记。

  

   像往常一样,我又落下我每日的日记了,必须迎头赶上。然而,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写日记实际上是一个甜蜜的负担。

  

   从昨晚睡的地方走到这里可能还不足两英里,这时,我决定徒步进入森林。我穿过道路东边的小草甸,走进茂密的森林深处,一直到我发现了一个僻静的小山丘我才停下来,在山丘上居高临下可以俯瞰一条清澈、水流湍急的小溪。

   这里很安静,只听得到鸟儿的叫声和几个小瀑布的溪水倾泻而下的声音,我可以完全沉浸在过去几周的记忆里。要不是我啃完了饼干,在更长的时间里,我可能会徜徉在稍纵即逝的光阴的秘密乐园中。

  

   所以,非常遗憾的是,还没来得及赶写我的日记我就冒险回到公路上。我离开森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虽然夜幕迅速降临,但我还是忍不住放慢了脚步,我被这么多的美景和这里的平静深深吸引——尤其是当我想到最多几周后我就会出现在陌生的波士顿和欧洲。

   

   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在这个迷人的山上,我找到了我以前到过的地方(北弗吉尼亚州和上谷地区可能除外)不见得找得到的安静。

  

   要将这一切丢弃,我感到沮丧。可以这么说,我就像来到陌生集市的某个孩子,不想回到“平常的”世界。覆盖了一层美丽的白色花朵的山月桂灌木丛更增添了晚上的美妙景象,这些山月桂灌木丛下面潮湿的林地上经常长满了大量的常羽状蕨类植物。

  

   有一条双车道道路穿过了一排厚厚的松树林,在这条道路上的一个宽阔的拐弯处,我遇见了几只白尾鹿,当时它们正跳着离开要进入五十英里外的树林里。

   

   当我边吹口哨边走过拐弯处的时候,其中一只白尾鹿从树林里向我愤怒地发出哼声,那样的方式似乎在说“你怎么敢打扰我们!”

  

   我看到的唯一表明有人的迹象的是偶然看到的小房子或度假小屋,后面的院子被照料得很好。噢,是的,那边还有标着“禁止入内”标志的许多旗帜。

  

   随着一片片树叶变成暗黑的团块,最后变得模糊,黑色的墙壁顶部是满天的星星,空气更是充满了超自然的气氛。这里的生活看起来是如此的富裕,生活质量是那么高,以至于我只要通过呼吸空气以及野花和成熟的树叶的芳香就可以永生。

 

   在世界的这个地方当然不曾存在死亡。我确实偶然发现了只有少数人知道——并且不愿意与任何其他的凡人分享的秘密!

 

   因此,这里是被称为“新英格兰”的乐园,在我的一生中,我经常听到这个名字,我在许多彩色照片上也看过。

 

   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即使只走过这么几英里……我爱它!并且,显然,从事情的表面来看,诸神也爱这个地方。

 

   魔法,魔法无处不在。每走一步我都可以看到它,闻到它,品尝它,听到它。即使背着背包,我也感觉似乎我只要深吸一口气就会飘走,一直往星星的方向飘去。

  

   我确实被迷住了。这就是我的疯狂的笑声——眼中充满的泪水——澎湃的心潮——自己像一片落叶的感觉会被困在微风中的原因吗?

  

   我年轻时居住在西部许多年,我看到的山是可怕的,有些山很讨厌,其他山则令人肃然起敬。但我从未见到过跟这座山一样喷涌出如此温柔的爱意的山。

  

   我只知道,如果我能永远住在这里,我永远不会再为了创作需要的灵感而不得不去劳作。在山脚下近,在一个宽广的、长满草的草甸上,我用一种着迷的方式注视着黑色鹅绒的肌理和色彩。在草甸上方布满了许多发光的萤火虫,在更上方,就像更精致的黑色鹅绒的表面又覆盖了另外一层砖石,那些是无数闪烁的星星。

  

   我想象着,如果我只是简单地沿着柏油路走着进入黑色的、没有小火苗和砖石的森林中,我将会失重,只要手指或脚趾抽动一下就可以从一个发光的宝石这边飞到另一个发光的宝石那边。

  

   然而,……同时我的心有一点悲伤。因为,看这个萤火虫,我想起了,大概从我六岁或七岁以来,我就不再认为这些小昆虫是“有魔法的”。想起自己忘记魔法可能存在于像昆虫这样寻常的事物,这是多么的恐怖。

  

   想到我曾经找各种事情来抱怨,而那时却有如此多的惊奇就存于我每天每秒生活的附近。称之为咒语,称之为愚蠢,你可以称之为任何你想要称作的东西,但我不得不走出来,进入黑色和浅色的全景中,尝试并捕获其中一只萤火虫。这是很久以前我还是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孩时花无数个小时做的事情。我认为,也许——只是也许——我现在可以重新再体验一点那种乐趣,如果我可以只是合拢手指,将其中一只发光的萤火虫抓住。

  

   我把背包靠在一根电话线杆上,费力走开并进入了这个宇宙,眼前看到的景象从爆发出的微光迅速变成另一种光景。

  

   我冲上去扑的第一只萤火虫轻易地躲开了我的手,好像我根本没有去过那里一样。但接着又一只闪光的只有几英寸大的东西飞到我的左肩上,他立刻就被我抓住了。

  

   有趣的是,我以为,当我盯着它的时候,喘息的光影划过了我张开的手掌,但我可以发誓,对它来说,要赶上其他同伴是如此困难。这本来是可以很简单、很迅速的。跟我作为一个男孩时追逐萤火虫看似几公里截然不同,那时,我的一只手抓着睡衣衣角,另一只手试图不要太猛烈地摇晃那个装着我捕捉到的萤火虫的玻璃瓶。

  

   啊,但当然,那是萤火虫的秘密……追逐萤火虫!然后,现在的乐趣是追求其他的一些东西,而不是追求本身。不过那时太过年轻,无法意识到这一点。那时我所知道的一切是,当我带着发光的小灯笼瓶子爬到被窝里去时,我感觉如此满足,如此轻松。

  

   并不是因为萤火虫或者光自身使我四肢变得有活力,而是对光的轰轰烈烈的追求。

  

   我对着昆虫吹气,它跟星星一样闪烁着。

   

   站在那里,整个宇宙围绕着我转动,我想到迄今为止我在步行横跨美国东部的旅途中看到的生命的慷慨。从每一寸人类未曾涉足的领域里,我看到如此多的生命向大地展现着自我。

  

   即使在布满了人类活动痕迹的地方,仍然有植物足够勇敢地从出现的裂缝中顽强生长。

  

   我越来越相信人类永远无法抹去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人类可能杀死自己,但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总会有新的生命诞生。

  

   我把背包背回背上,继续来到这个公园北部的主干道公路上。我突然想到我饿了。我的精神充实了,现在要轮到我的胃吃东西了。

  

   在大巴林顿,我在一家小超市关门前及时赶上了。我在那里买了一些面包、花生酱、果冻和牛奶。十一点半左右,我坐在街对面一个大教堂的台阶上吃了晚餐。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回到了文明之中。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