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澳大利亚的另一边”

来源:75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1:33

 

                                     南澳大利亚,阿德莱德     一九八六年二月十五日

 

亲爱的朋友们:

  

   去年十二月九日,当我摆脱了腹地的控制,我准备停止在澳大利亚这个阶段的环球行走。在最后的四百英里,风努力将我疲惫的身躯推向那空旷的沙漠和盐土地中。结果,随着接连不断的遭受打击,在我任何一次旅行中,这次使我变得十分疲惫,不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当然,毫无疑问地,我过去几个月来为之拼搏的那个广阔棕色的巨物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地形。

 

之后在同一个晦暗、下着毛毛雨的一天,我登上了一辆巴士,很有必要去往墨尔本市好好地休息一下,并且在我的签证上获得更充足的时间(有效期不到两个星期了),我强烈怀疑我不能回到奥古斯塔港,从而完成往墨尔本的剩下的六百七十英里的行走。这么说的话,我还有必要去做吗?毕竟,我还没走完整个大陆?当然,我没能在圣诞节后回来,完成我原计划从达尔文港到墨尔本的路线,也并没有什么羞愧的。

 

在我内心很肯定的一件事,相比于未开化的内陆地区的神秘,剩下的一定是无趣的,令人失望的地方。即使大城市诸如阿德莱德市和墨尔本市令人眼花缭乱和充满活力,并且有着殖民主义时期深南地区保存完好的建筑和历史,我还从未发现有着羊群和麦田的地域会让我如此感兴趣,因为内陆的牛仔、蜥蜴和红色土堆在我心里仍有影响。

 

使我做出决定回到奥古斯塔港,最困难和不确定的是我在墨尔本两个月中形成的默默承受的、超过一切的思乡病。使我有着强烈的愿望回到我钟爱的家乡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是来自发起者而不是我自己的心。包括一些两百封来自这次行走过程中所有善良的支持者的信件,还有许多来自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学生和老师的卡片和感谢。然后有关于我好多年没看的美国节目和名人的电视中令人着迷的谈话。

 

皮格马修斯太太是一个寡妇,看上去有个比她六十五岁年龄更贤惠的心,在她不知疲倦的温暖和爱包围当中,很难不使你想去自己的家庭。她努力让我感到就像回到家一样的感觉。她的小砖房在墨尔本的南边,被许多大树的阴影和花包围下,就像是回到家一样。皮格太太勇敢地展示她令人叹为观止的厨艺,做出南方炸鸡和南瓜饼等完全不同于澳洲菜的东西来。对于做惯了牛尾汤和南部澳大利亚的碎草莓,她证明了完全擅于能满足我的美国口味。

 

处于一个如我所愿的如此善良的家庭中,解决了许多堆积如山、富有家乡菜的盘子,并且能够不断的看到美国深处的许多东西,从总统召开记者招待会到美国橄榄球超级杯大赛,似乎下一站我要理智的回到本土去,而不是回到无情的内陆边缘。

 

但是情况并不是这样。在一月二十八日,在信中答道,我的骨架更重了,用石头来计算的话(十四磅),随着我的肌肉和精神得到很好地休整,我乘巴士回到史宾赛港北部的一个小码头。并不是我已经克服了思乡病,那些我梦想的热狗、巧克力麦芽酒和棒球运动,然后使我能够拒绝回到美国。恰恰相反,而是我觉得我将离开这个国家,在我还没完全了解这个国家和人民之前。

 

我知道在澳大利亚的另一端完全不同,这我在粗糙的腹地中无法找到的。给别人留下的印象关于澳大利亚大部分是沙漠、袋鼠和牛仔实际上是错误的,更不用说我自己了。美丽和惊奇来自于数不尽的农田和地方。在这个迷人的土地上,剩下的待开发的地方也许已经变得稍许温顺些,但那并不意味着它不再那么美丽和鼓舞人心。现在匆匆离开,留下我自己和所有的那些人在信件后,这些信是我特有的权利去接收穷人的那些。家乡将会一直等着我,并且不能保证生活会再次给我机会去冒险于世界的这个角落。

 

那些认为这次行走是某种勇敢的行为,是考验持久力的壮举,就像一个人环球航行一样,那么就大错特错了。这次旅行一直是,也是一直充满着希望,为了能否更充分地了解这个世界和我自己。为了能理解我所寻求的,我必须将我的思想和形体暴露在社会的各个方面,从兴奋到无趣,从危险到温顺。并且,由于有着我们付出心灵和头脑的关系中,匆忙是做不到的。                                          

                                                  史蒂芬

 

“皮格·马修斯—史蒂芬《离开妈妈的妈妈》—在她墨尔本的后花园”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