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国际宾馆”

来源:81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6月19日 21:47

 

                                                                                              印度,丹巴德     1985年2月10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里的玫瑰,如此丰盈,如此华贵,宛如童话里描述的一般美丽。每一朵,都是大自然诗歌里的不朽之作。

 

我也不会轻易忘记年迈的巴巴。他的形象充满传奇,他引领我踏足这片玫瑰园,这片他长期用爱浇灌呵护的特别礼物。小小的河道两岸与主干道平行延伸,漫步其中,悠然自得。然而,河流突然变得湍急,流向南边。我不得不在竹笋遍地,榕树须密布的森林里艰难前行,默默祈祷这片森林还能通往主干道。然而,很快我就迷失在了这一片茂密的丛林,时不时被弯弯曲曲的藤蔓和树根缠绕,踉踉跄跄。黑夜逼近,四周响起不知名的吼叫。更糟的是,我身处北方邦,这里汇聚了印度最毒的眼镜蛇和许多食人老虎。唉,前天我才阅读到一个经验丰富的英国导游,在北方邦的灌木丛里,成了这些老虎的口下亡魂。

 

当夜色愈来愈浓,我蹒跚前进,形单影只。眼见越来越多闪现的黑影,误入一个又一个沼泽,让我开始觉得,这个让我深陷其中的“迷宫”,或许要成为我此生看到最后的风景了。

 

我来到一个密林,这时我看到了一位沉静而低调的老者,人们恭敬地称呼他巴巴。这时,我已经在印度境内走了超过七百公里。我本来打算向我最后的目的地加尔各答展开冒险,到达那里几乎只要向东走同样的公里数。令人懊丧的是,我却迷路了。

 

他站在小径拐弯处,像僧人一般沉着,如同在等待我,耐心地看着我。当我提起那错综复杂的公路,他平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谅解的光芒,令我如释重负。他不发一言,转身离开,走到小径尽头。他点头示意要我跟着他。然而,经历了种种之后,我有一丝犹豫,一种奇怪的刺激感油然而生,振荡心底。

 

很快,我意识到我那股僧侣救助世人的情怀已在这片丛林里荡然无存。没有在这片森林耽搁太久,我快步跟上那快要消失的身影。尽管背上的行囊压的我步履蹒跚,树根时不时让我重心不稳,险些跌倒,然而我的眼睛死死盯住前方这个陌生人沉稳的背影。

 

最后,我们走出那片丛林,遇到了一大片规整的水稻田,水田上嵌着一只只雪白的苍鹭,水田倒映着天空,宛若一面镜子。我们踩在这片方正的稻田上,向远处的柏油公路和硕大的绿荫树前进。在公路上,一阵阵圣洁的香气扑面而来,令我心驰神往。远处一座房屋前,生长着一大片玫瑰,姹紫嫣红,将空荡的公路点缀的熠熠生辉。

 

经过这片玫瑰,穿过一扇高高的门,我站在了一面不起眼的招牌底下,招牌写着:国际宾馆。巴巴带我走上一个美丽的欧式别墅的柱形游廊。这所别墅无人居住,是我在主干道沿路见到的最安静最干净的房子了。

 

巴巴不仅是我的领路人也是这所别墅的主人。他推辞了我的报酬,交给我房子的钥匙便离开了。进了双开门,我坐在一个柳条编制的沙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感叹这么一个瑰丽的住所,竟是坐落在如此清幽、人迹罕至的地方。外国游客定然寻不到这儿。我慵懒地躺在柔软的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次日清晨,我洗了一个澡,像在印度其他地方洗澡那样:快速将冰井水倒在身上,任骨骼冷得咯咯地发出抗议。这样特别的澡,也使我有充分理由庆祝,再一次得到洗礼,甚至充分地享受一次私密的沐浴。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和大批看热闹的村民一同洗澡。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

 

这是我长久以来再一次有彻底洗干净的感觉。沐浴在香氛的氤氲中,温和的阳光洒在身上,四周从花瓣上滴落的露珠像宝石般闪烁,环绕着我。我准备看看是谁创造了这一处隐秘的天堂。答案就在离我三步远,在那一片僻静的金黄玫瑰花园的角落中。

 

在一棵几近枯萎的老芒果树下,有两块寻常的墓石。左边那块刻着流畅的北印度语,右边那块刻着斯多亚学派英文。我阅读着这上面的信息:一对质朴的夫妇长眠于此。他们是爱、同情与对人类无私的奉献的象征。他们崇高的灵魂,在这里得到安息。

 

这对夫妇的儿子为纪念他们,建造了这地方,深深表达了他对父母的无限爱意。他修建了这个纪念碑,再用一块混凝土石板记录了他父母的博爱世人。

 

能被邀请到这样一所以爱为奠基的住处是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誉啊!在我深陷丛林急需一个歇脚地的时候,唯独遇到这个拥有这所住处钥匙的人,这是多么神奇的巧合啊!我摘了两束野花,分别放到了左右两个墓石上。

 

我在那待了三天。尽管我十分愿意付钱给巴巴,但他却分文不取。对印度教徒而言,最大的悲哀要属与自己的家人特别是父母分别。我发现特别是在印度,大多数儿子都不会离开父母待的地方。因此,许多带着蔬菜或者水果来看我的村民们委婉地告诉我,虽然这所住处的夫妇已经逝去,但某种层度上,我依然还是寄居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一些村民抽着他们原始而苦涩的香烟,停顿片刻,询问我来自何处以及要去往哪儿(就像他们从不知道一样)。还有些村民在我这待了半天,轮流与我切磋国际象棋,熟稔地拾起赢得的棋子。操场时常有嘻嘻闹闹的小孩在玩一种特别的羽毛球,他们用金盏花当球,用手当球拍。

 

最后,我零星地了解了那位这个国际宾馆建造者的信息。他在很小的时候就从附近的村庄去了西德,在那里,他十分幸运地找到了一份在政府当差的体面工作。然而,虽获得原本希冀的财富,他却饱受思乡之痛。深切体会到身处在异国的文化下是何等孤单。因此,他建造了这样一个地方,为那些需要安慰的外国人送去一丝慰藉。这样,他们便不会像他一样,在一个个灰霾而阴雨的德国夜晚,觉得自己离家乡那么那么的遥远。

 

在我即将离开的前一晚,我熬夜通读了那些记录在国际宾馆记录簿里的感谢信。因为这个房子三年前刚刚建成,除了一些偶然路过的徒步旅行者或是自行车游者有机会住在这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它的存在。我开心地发现自己是这个住所的第十三个客人。十三在印度是一个吉祥的数字,许多人会把它和无私奉献联系在一起。

 

我也是这里的第一个美国客人。这些信息大多数都是用英文写的,因为英文是这世界上再通用不过的语言了。这时,一个段落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是由一名叫中村修二的日本旅者于1984年7月9日写的。他写到:我正在环游世界。但昨天却生病了。也许我得了感冒。当我到达这个国际宾馆时,我真的高兴极了,这于我而言就像是沙漠中遇到绿洲一般。剩下的内容都是用日文写的,我不懂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重要了,因为接下来他用日文所要表达的情感、想法,无疑也会被我发自内心地用笔表达出来。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5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