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圣诞礼物”

来源:85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4:27

 

 

                                                                                                       科萨,内布拉斯加州    1986.12.25

 

亲爱的朋友们,

 

夜已深。我在这写下这封信的同时,又一个旅途中度过的圣诞节接近尾声。尽管我的主人罗伯特和薇琪普利拉曼还有他们三岁的孩子们,乔尔、亚伦和萨拉已经进入了梦想,其他客人也已离开多时,标志着这开心的一天的记号仍然散落在我心头。

 

 

第一个记号是只叫破布的宠物狗,它顶着蓬松的毛发昏倒在农舍客厅的一角。在一整天的时间里,它一直在追踪食物撩人的气味,睁大眼睛了在黏糊糊的怪物玩具旁跳来跳去,还要时常忍受选拔竞争,和一些有着好听名字的年轻小狗狗们争宠。

   

   在房间的另一头,笔挺地摆放在那里的无名钢琴上,斜斜地放着乐谱。善于社交的法耶的小提琴吱吱作响,克林特平时操作医疗设备的手指正在泛黄的键盘上弹奏着,而亲爱的拉维卡正高歌着《星期天》。准确来说,他们可能不是摩门教大教堂合唱团,但是他们是那天的天使们,我将铭记于心。毕竟会认为《好国王温彻拉斯》和贝多芬的《G大调小步舞曲》听起来很像的这个想法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明智的吧?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提到,那就是今天从黎明到黄昏之间,从亮晶晶的包装里跳出来的玩具闪闪发光的记忆残片。昨晚是闪亮的充满惊喜的华美的圣诞树,今夜是布满礼物的地板,跳蚤组装玩具、宇宙巨人希曼、哑铃、漂亮小熊、月球靴、目光凶恶脚趾头残缺不全的机器人。

   

   还有就是我自己了。我的肚子鼓鼓的,我的背包也鼓鼓的,塞满了一些意外的惊喜,还有一张温暖的床等待着我。一个欢乐圣诞的新篇章深深地刻入我的脑海。圣诞树可能会被拔走,玩具的四肢可能会动不了,厨房最终会冷却,但是在我心里,这些显然无关紧要。

   

   我原以为在圣诞节这天,我应该独自一人行走,在这寒冷的大草原之夜,找个农田,蜷缩在某个角落,试着驱赶脚趾的寒冷和思乡之情。俄亥俄州的贝塞尔还有千里之遥,而据我所知,在内布拉斯加州的这片土地上并无人居住。但是之后,我遭遇了奇妙的偶遇——我意外地被邀请到另一个陌生人家里,庆祝这最特别的生日。这些奇妙的偶遇告诉我们,世界已然变得如此之小。

   

   我和吉尔克拉弗林并不熟,她现在是附近的北普拉特电报的总编辑,在搬家之前是为辛辛那提邮报工作。在她还在辛辛那提邮报工作期间,她负责处理我时不时发给报社的胶片和急件。所以,她知道我即将前往这片当地人都不会来的区域。多亏了和希尔小镇上邮局的小小邮戳,让吉尔知道我不仅会到这片区域来,而且最终恰好会到达她的家附近。所以我们的会面是伴随着她邀请我和她最要好的朋友普利拉曼一家共度圣诞,一边行动一边定下来的。

 

我想,我已经过了相信圣诞老人的年龄了,但是我认为吉尔和普利拉曼一家通过他们的无私证实了圣诞节仍然在我们心中强烈地存在着,而圣诞礼物总有我们的一份,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我们。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