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豺刀”

来源:86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24日 17:28

       

                                                                                    摩洛哥 马拉喀什   1983年12月12日

 

亲爱的朋友们,

 

   “这简直是疯了…另一个世界……对于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太危险了……他们不停地向我们袭来……扒着…,到了……”

 

    那受惊的面孔,颤栗的言语,带着厌恶,恐惧以及仇恨。三天前,我在阿尔赫西拉斯港呆了一整天,摩洛哥的旅客们给我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故事。

 

    阿兰,一名瑞士的学生,告诉我曾经有两名摩洛哥人冲进他的酒店房间,企图让他窒息。“我——我哭得像个婴儿。我不想死。”

 

    胡安,一名西班牙士兵,描述了西北的一个非洲国家,那里越来越贫穷,更多的是绝望,特别是现在,沙特阿拉伯已经停止给这个国家的君主政体任何更多的钱。他严厉地警告我“至少在车里你是半安全的,若步行你将随时会被抢劫。”

 

    赫尔穆特,一个德国商人,讲述了他如何发现无处不在的贪婪与腐败。他吐了吐口水,说到:“至少他们不会讹诈我,但是我再也不回去了!”

 

    甚至渡轮售票处的售票员都谨慎的对我说:“我强调,我从来不让他们知道你是美国人,或者你有任何钱。在摩洛哥一个孤独的美国旅行者是没有朋友的,除非是那些想要你的钱的人。”

 

   只有一个人,一个名叫菲利普的美国探险家,讲述了希望。他曾住过的并且喜欢着的地方外观像个峡谷,在13年前离开美国后开始周游世界各地,而当时的美国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百货商店。”

  “摩洛哥人洞悉旅游者的心理,他们将其视为猎食,玩弄你的恐惧。这完全是一个心理游戏。倘若急跳起来,叫嚣着一起去地狱,相反的他们就是一个个胆小鬼。”

 

   不到6小时后,夜幕降临摩洛哥丹吉尔,在一条昏暗狭窄的街道上,验证了菲利普的建议。

 

   当我所登记的那辆船舶停靠在破旧的丹吉尔港时,已是晚上九点半,寒冷而又云雾缭绕,四周都是警察。船在风暴当头的海洋上颠簸地行驶了三小时,我本应该高兴终于要踏上非洲。

 

   但我却没有高兴,我很害怕。

 

   我所害怕的不仅是我所听说的关于这个地方的故事,我也害怕在岸上等待我的未知的恐怖。就像某些噩梦里的场景,或来自电影《法柜奇兵》里的。

 

   有人曾警告过我:“在腐烂的建筑和船坞边缘那头潜藏着几十个等着猎物的男子。很多都穿着长长的黑色长袍戴着尖兜帽。”除了他们那伤痕累累、毛茸茸的面孔,长袍和头罩的覆盖了他们的全身。他们看着我们的船,并凝视着那垂死的羊肉。乘客匆匆地上岸,通过海关,冲进出租车。然而,一对从以色列过来的带着新生儿的年轻夫妇,被拘留,不允许下车。我对此很是怀疑。后来知道,因为我的入境卡上写着我是一名记者。而这对夫妇是犹太人。

 

   “你为谁工作?”警方想从我这边知道。“告诉我们具体的名字和地址。”

 

    我晕船,没有心情争辩,但我不想给他们我工作的报社名称。我虚拟了一个报社地址。 “皮卡迪利时报,皮卡迪利,阿拉斯加,美国” 。

 

    他们向我讯问了十几个问题之后,要我保证不会写出有任何诋毁他们国家的东西。而犹太人被迫返回到船的内部。

 

   到这个时候,出租车都没了。我步行到城市。流浪街头的骗子看到我出了海关大楼,便像条野狗一样的跟着我。我径直走着,不敢向周围看,我尽力去忽略周围的阴影。

 

   有些人问我是否想要购买毒品,另一些人想成为我的“朋友”。其中他们还为之发生争斗,看谁能先靠近我。一些人甚至说要保护我不受伤害,而有一个人,想抢劫我。

 

   他很丑陋——脸上有一个宽且脏的凹凸不平的伤疤,他的右眼也看不到了。也许和我年龄相仿,他挡住了我的路并从他的袍子里拉出他的小弹簧刀。

   “说点什么吧!”他生气地发出嘶嘶声。“你想死吗?说话!”然后又靠近了我,“给我一些你们的钱!”

 

   我怕我会晕倒。但是我记得菲利普告诉我,我必须表现没有任何恐惧。如果我害怕,他们就更有底气,会像只发疯的野狗。

 

   不知怎么的,我鼓起勇气拉出那把塞在我腰带上的大狩猎刀,像菲利普所描述的那样,勇敢地说道:“我死?你死定了!”

 

   这把刀比强盗的足足长了两英寸,他看起来好像见了鬼一样,跟其他的人跑了。剩下三人继续跟着我,他们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然而声音却从未消失,他们仍然试图从我身上得到几许美元或者几个迪拉姆。

 

   直到我上了去马拉喀什的公交车才开始缓过神来,想着自己刚刚是怎样与死亡插肩而过,其实在那时我是很害怕的。

 

   而后我看到在码头和巴士间有个无聊的年轻男子,远远的盯着我,那家伙总让人觉得有着一身的污秽,他衣衫褴褛的在周围徘徊着。街道上有乞丐,他们用街上的水来洗漱。也有用驴子拉着木头车的妇女,街上还有散落一地的垃圾等等。

 

   我正在遭受的是糟糕的文化冲击。这不再是另一个国家,而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时期,而幸存下来是那么的不易。

 

   当公共汽车驶出车站时,突然窗前传来一声巨响。外面,我的“蒙面朋友”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知道我没有交给他们任何钱而生气。我打了一个寒颤,下一次会不会是我和他们的拳头对决呢?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您的邮箱:
 
示例:example@mail.com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