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带着大刀的狼"”

来源:88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6日 15:08

 

                                                                   素叻他尼, 泰国         一九八五年五月三日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两个年轻小伙子的眼睛就像公猫的眼睛一样,先缩成一条缝,然后又猛地张地老大。他们的手臂肌肉扩张,拳头对着敌人晃呀晃,随时准备进攻。他们光着脚丫在铺着稻草的地板上跳呀跳,就像是烈日下的猫在铁皮屋顶上打架一样。

 

在他们头顶树枝上挂着的灯泡把它们黝黑,结实的身子照得像擦了油一样。他们的胸脯上下伏动,他们的脑袋左右摇晃,非常谨慎的样子。透过那些玻璃球似的眼睛,我们所能看到的他们的灵魂,似乎早已忘记了拳击台周围丛林中震耳欲聋的蝉鸣

 

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无以名状的火花在两个拳击手之间迸发。灯泡上有更多的蛾子和蝙蝠围着了。突然,从围绕着这个小战场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怒吼。他们的肌肉在跳动,在碰撞,在前进。从那青紫色的嘴唇里爆发出了喉咙深处的声音。在场边上,手鼓和长笛也疯狂地响起来了,似乎是想跟上这场比赛的节奏。

 

一个回旋踢踢到脑门上,或用膝盖顶住对方的肚子。在泰国拳击比赛中,选手的四肢,包括任何一个关节都可以成为武器。

 

最后,那个穿着稻草服的人跃上马车,然后重重地将一个调羹摔在一个铁盘子上。“哐!哐!哐!”第四局结束,第四局结束!

 

他们的鼻孔正狂乱地吸着午夜里厚重的雾气,两名选手都靠在场边的角落里,旁边是忧虑而狂热的脸。他们两打得如此激烈,以至于忘记了恐惧。到目前为止,还有一轮要打。他们显然是在思索着是什么东西让他们鬼使神差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来到了这个战场。

 

他们还在拼命,时不时地再补上一拳,或一脚。现在已经毫无悬念了,肯定要打平了。他们现在就算是退缩,去拉那个绳子,也不会有人说他们,只是去拉一下绳子,多么容易的事,可是他们就是没去拉,他们是多么有毅力啊,他们是有多大勇气啊!

 

但是从他们角斗士般的眼睛里,还有他们青筋涨大的脖子上,我们还是可以看到……恐惧。

 

恐惧……恐惧什么呢? 是怕自己输掉吗?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 每一拳都打得这么痛,他们已经不管输还是赢了,他们能想到的就是怎么保全性命。现在这个时候,其实输赢都没什么了,更不用说赢了有什么可吹嘘的。现在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吗?还是证明自己的拳技?不,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恐惧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我们可以忍受疼痛,寂寞,成就辉煌,甚至掌握在这个宇宙和平生活下去的秘密,却始终保留着恐惧,恐惧始终不离不弃地跟着人类。虽然我们可能一直想使自己相信自己是有多么地无所畏惧,甚至可以笑对生死,可是当考验真正到来的时候,你又畏惧了。

 

我的目光从那些拳击手身上离开,也不再去看那些兴奋的观众们,而是闭上眼睛,倾听自己还颤抖不已的心,都八天过去了,我的心还在后怕。那天真的太恐怖了,两个强盗突然从草丛中跳出来冲向我,挥舞着大刀。

 

这次袭击事件发生在午夜,那天没有月亮,我一个人走在碧武里南边的一条小道上。每个人都劝告我不要一个人走那条路,就是白天都最好不要去。“到处都是流氓啊!”他们这样跟我说,还说那些强盗可能会因为我的一块表而杀死我。但我还是去了,连警察的劝说都听而不闻。就是因为太热我才从曼谷跑来这里的呀,我太怕热了,尽管可能遇到强盗我也不管了。再说了,我都不知道听过几千次“狼来了!”的故事了。

 

但这一次狼真的在那。只有我,和那只狼,不对,两只狼。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尖叫声,在这只有黑漆漆的菠萝林,还有那两个彪悍的强盗拿着大刀邪恶地笑着。

 

整个事件发生的如此快,整个噩梦就像是电影回放似的。我头上的灯把埋伏在草丛里的两个强盗给暴露了,突现刀的光影,还看到两个人影抖动了一下,然后直接扑到我身上来了。我想逃跑,可是一慌却摔倒在地上,我开始拼命地喊:“不,不!”厚重的脚步声急促而来,我知道我这次死定了。那个个子比较大的家伙从左边包抄而来,手里攥着一把大刀,好不吓人!另外一个拖着我的身子,然后重重地用金属伞抽我,我拼命地挣扎,就算多活几秒也好。心里恳求上帝能够救救我,把我带离这些血腥的大刀。哦,又有来人了!又是哪个命苦的人啊?这两只狼“嗖”地一声又钻回到草丛里去了,在那匍匐着,埋伏着,等着下一个人走近他们的魔爪。

 

到最后,那点点的光突然成了刺眼的太阳,有一扇门开了,有人把我拽起来,掐着我的头,我看到了一排硕大的眼睛。有一阵风吹过我的腿,我的背靠在门框上。这些强盗会把我扔到原来的地方吗?还是准备把我捅死?我的心在砰、砰、砰,急促地跳着。

 

“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哦,神啊,谢谢你的庇佑。”

 

直到后面我才意识到我那一次是从鬼门关里捡回了一条命。太惊险了,差一点,真的只差几米这个悲剧就会发生。 哪怕是随便一个小小的变动,这场强盗戏就不会上演了——比如说如果这辆车迟到几分钟,或者我之前没有发现埋伏在那的强盗,我敢肯定,我早就死在他们手上了。我想在那个时候一定是我内心那个最熟悉,最低沉的声音在呼唤,在乞求上帝让我逃过此劫,让我摆脱我将要遇到的危险与痛苦。

 

“退出没有什么可耻的。”那个声音还是在我耳边一直徘徊。“回家去吧,史蒂芬。为什么要拿你的生命来冒险呢? 你是为了什么呀?”

 

跟以前一样,我说不出为什么。就因为前面那些看不到的危险或那些没被经历过的,被人们认为不正确的事情而退缩吗?世上有些东西是没办法用文字来说明的,而恐惧就是人类神秘的内心世界里其中的一团迷雾。因为神秘,所以有的人被恐惧所奴隶,而有的人却选择挑战恐惧,直到最后一轮角逐。

 

调羹撞击碟子的声音把我从幻想带回到现实世界来。观众的脸都开始扭曲了。拳击手们打一拳,摇晃半天,再打一拳,再摇半天。但是到最后,终有一个成者,一个败者。

 

在那个时候就不需要去表现恐惧了,哪怕只是那一小会儿。

 

史蒂芬

“菠萝农夫和他的大刀”

 

所属类别: 1985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