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洪水和恒星的故事”

来源:90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6日 15:34

 

                                                                              南澳大利亚边境      一九八五年十月三十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放下手头的书,我的心砰砰直跳,手臂上冒起了鸡皮疙瘩。我避雨所处的这个暴雨水落管外面似乎不太对劲。我的神经刺痛,我的耳膜被压迫,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碎石或岩石一个有一个碰撞到暴雨水落管的奇怪声音。

 

我的脑中闪现过这样一阵尖叫声——“这不是汽车行驶在道路上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这些岩石也正在制造出大量的飞溅的声音。

 

我的肠子都扭曲了,我从睡袋里冲出来。在这个低矮且长的管道中,我弯腰下来,爬到远端,吃惊地向外凝视着晨光。 洪水!暴涨的洪水(山洪暴发)!

 

“哦,我的——”我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立刻后退了三十英尺,疯狂地抓起随意放在马车周围的所有工具,把它们扔到睡袋上面。这时,一阵满是泡沫的褐色洪流已经将我的脚踝卷进去。像一场可怕的噩梦一样,我的退路被洪水卷来的马车齿轮挡住了,死亡阴冷、潮湿的手慢慢地向爬上我的腿。洪水正在撕扯我的小腿!

 

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脑海中出现这些画面:毫无生气的身体缠绕在马车上,然后被卷进那个黑暗、咆哮的漩涡中。我脑海里大喊。我努力向前走去,把睡袋推入湍流中。湍流从六个邻近的暴雨水落管中不断涌出来,形成洪水,席卷而来。我跳进水深到的大腿的水中,在碰触到冰冷的螺栓后身体不寒而栗,然后把睡袋举起,扔到附近河岸的岩石上。很庆幸的是,我昨晚没有睡在中间的其中一个暴雨水落管中!咆哮声震耳欲聋,闪电和雷鸣划过我的头顶上方。我的马车在哪里?

 

在那里!让它去吧,水已经涨到接近腰高的地方了。我在犹豫着——要么马上把它拖出来,要么马上离开!

 

我的手抓住了睡袋的一部分。我的手指紧紧抓住光滑的金属,双腿用力,用力,用力。我抓住了马车轮!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我已经深陷肮脏的洪流中,洪水将树根和岩石也一并卷走。抓紧,我不能让洪水取胜——我所有的录音、电影和相机都在马车上的背包里。

 

最后,这只看不见的交手松开了。水落下,飞溅着,扑面而来,我还是跟我的马车一起到达了岸边。我们就像一对烂泥兽,笨拙地、跌跌撞撞地走到岩石上。我没有注意到雨下得更大了——相比于我刚刚逃离的一起,这不过是毛毛雨。

 

我没想到洪水竟然能够如此迅速和猛烈。我相信,一夜之间,再大的雨也不足以浸湿一大块海绵,更不用说淹没我!在我长大的地方,倾泻的激流通常需要花一整天和一整夜才能使俄亥俄河的支流在中途流得更快。

 

许多澳大利亚人曾告诉过我声名狼藉的山洪暴发突然发生在内陆地区的故事。他们说,这是不寻常的,因为斯图尔特高速公路被完全切断了几周,而正常情况下,那里从来没发现过一滴水。故事中说到,许多驾车旅行的人被滞留在沙漠中央几天,他们的车子背后和前面的山洪暴发使其深陷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完全与外界失去联系。其他的时候,飞机不得不用于运送日常用品到被切断与外界联系的旅馆中,里面住着大量饥饿的滞留司机,或者将物资运到消防所,所有的车辆和动物都在消防所。他们深陷在成千上万平方英里的淤泥之中,周围全部是淤泥。

 

随着雨季的邻近,我现在不仅要担心高温这个问题。可以想象得到,地面被太阳烤得坚硬,吸收了全部水分,内地地区即便最少量的雨水都可能造成洪水泛滥。就像命运的安排,我接下来十一天来到了艾利斯斯普林斯。

 

在那里,通过艾丽斯孤独的清洁工鲍勃(他的工作要求他眼睛一直向下看,远离天空),我认识了皮特•斯特瑞克兰德这个迷人的伙伴。皮特•斯特瑞克兰德三十八是鲍勃的弟弟,是一个气象学家。通过他,我学到相当多关于恶劣天气状况的变化无常,“南方大陆”,特别是广阔的澳洲内陆,经常具有这种天气的特征。

 

我是在来到艾利斯斯普林斯(或者“艾丽斯”)的前几天遇见四十四岁的鲍勃的。他当时正在外面测试刚刚从一个美国空军工人那里买回来的新摩托车。这个空军工人刚从西部沙漠一个高度机密的松树谷“卫星侦探”基地回到家。在艾丽斯的时候,鲍勃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我,并邀请我到他家做客。当我走到这个美丽的市区并遇见他的时候(当时他的车子上载着两个垃圾桶和扫把),鲍勃这个极其友好的人信守承诺,他告诉我回家的路。皮特也还未婚,他和鲍勃住在一个房子里。

 

对于皮特来说,作为气象学家就以为为政府工作,每隔几年就要从一个遥远的气象局到另一个气象局。在观察了十七年的世界屋脊之后,他也几乎看遍了澳大利亚的每个角落。然而,正式在艾丽斯这个地方,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家。那里被天空和大地包围着,空间更宽广,可能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舒适,他发现他对这里的晴空和夜空的迷恋又上升到新的高度。

 

他的热忱让我重新发现了我过去的一些片段,当时我还是一个小男孩,在卡纳维拉尔角的附近长大,我曾梦想有一天能跟随那些英雄宇航员到其他的行星和恒星。我的想象是以皮特大量的科普读物为基础的,它划过他在机场的气象雷达屏幕,敏锐地倾听着他对宇宙的科学解释,再次因为宇宙是多么巨大和复杂这个想法而激动,更何况还有仍然看不见和未知的一切。

 

我曾有着这样的想法:夜空中的云朵的东西实际上是亿万太阳系中的整个银河系,我的眼睛不仅看见了上亿颗的星星,而是几十亿颗。多亏了皮特,我发现这些想法可能只会让我留下更多的疑问——这一切怎么可能?这些数不清的物质来自哪里呢?

 

如果我可以带着皮特从渺小的艾利斯斯普林斯向外眺望周边内陆地区的浩瀚时的热忱来

 

环视整个世界或者只是环视我们周围的世界就好了,它会带给我们无限的惊喜!

 

“在艾丽斯周边,鲍勃和我可以漫步无数英里,而看不到其他人。我独自一人与这个世界以及所有的这些恒星在一起。没有人告诉我:我不能看这个,或者不能做那件事,或者不能去这里或那里。皮特问,“告诉我,你还可以在哪些地方享受这一切,而且还可以这么自由?”

 

我点点头,暗自希望有一天我们甚至会更自由。

 

史蒂芬

“友好、迷人的艾利斯斯普林斯兄弟——鲍勃•斯特瑞克兰德和皮特•斯特瑞克兰德”

上一篇:“真实的故事”

下一篇:“三颗宝石”

所属类别: 1985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