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小市民的心声”

来源:91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6日 16:19

 

 

                                                                                                            巴西,印第安纳州        1987年3月16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三十二岁)常常在同龄人尤其是这几十年都生活在我左右的朋友们的眼神中,感受到,生活已不再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人为之雀跃。他们的眼神似乎透露出,生活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琐碎和担忧。这难道也是我的命运?上帝啊,我希望不是这样的。

 

由于我离开家乡,到世界各地,直观地看到了各式各样人的嘴脸,因此,美国社会对我而言,比离开之前又赋予了更多特殊的意义。这些日子,我发觉自己不再同情那些要减少或是束缚我们自由的人。正是每个美国公民都保证享有自由,使美国人的生活焕发出应有的生机与朝气。

 

几天前,在伊利诺斯州的格林维尔,一个巡回法官的请求让我吃了一惊。他希望我能加入他负责的一个自杀案件的审判团。法官劳伦蒂在县书记官办公室与我见面。那时我正在那里帮一个从镇里来找我签名的人签我的航海日志。这个案件的两方律师都对法官的点子表示欢迎。陪审团长以及这个审判的参与者们也十分同意这个意见。所以我出现在了邦德县的法院,毕恭毕敬地站在了古老的天花板很高的审判室,担心该对陪审团席的那一张张愁云惨淡的脸庞说什么。

 

我苦思冥想,认为就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就好,比如介绍下自己的身份,从事什么职业,再接着介绍一下我的旅行经历。但是,接着我看到的东西让我大为恼火。我看到一位陪审团成员眼神漠然,仿佛在诉说,他宁愿去做别的事情,而不是来这里参加一个陌生人的案件。难道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审判责任有多重要?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幸参加的陪审团,是一个自由社会最重要的环节?或许,他和当今社会的其它一些人一样,觉得守护与滋养自由,应当是别人的工作。

 

我马上想到我两年前那个在马来西亚派出所紧张踱步的人。前台的警察告诉我这个犯罪嫌疑人是这个星期逮捕回来的。他犯了什么罪呢?他涉嫌在家私藏手枪。

 

或许这个犯罪嫌疑人携带手枪,蓄意伤害他人。又或许他是无辜的。但这些在马来西亚的法律看来都不重要。他违背了枪支法,就意味着死亡。

 

自由的社会是更加仁慈的。我想到了陪审团。它敢于相信,它的公民是能够机智地吸取教训,改正错误,重新让自己成为世界的财富。这也正是能够参加审判是一种荣幸的原因。仅仅是待在那里,就是在保护自由,让其生生不息。他们,即陪审团,在法庭付出的时间和努力,保证了我们人民始终拥有决定自己应有的自由的权力。

 

之后,我离开了。

 

还有哪个国家能够让我有这样的机会,在一个我既不是被告也不是原告的审判中,抒发自己的见解?感谢上帝,我们仍然自由,以致于连大街上平凡的小市民的心声都拥有力量。

 

  史蒂芬

 

 

 

史蒂芬先生在环游世界的过程中学到的重要一课:我们永远不能失去童心。我们永远不能失去好奇心,应该时时刻刻对探索生活种种奇观孜孜不倦,兴奋不已。

 

 

 

上一篇:“无辜的遗失”

下一篇:“旅行尾声”

所属类别: 1987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