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什么,我担心吗?

来源:92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23日 16:32

 

 

                                                                                            北爱尔兰, 巴里纳辛茨     1983年8月3号

 

亲爱的人们,

 

     毫无疑问,在我的脑海里,我从我的祖先那里继承了不担心未来的特质。无可非议,我的祖先就是爱尔兰人。

 

    在过去一周,我穿过爱尔兰乡村走了一百多公里,从都柏林到差不多贝尔法斯特以南约15英里的巴里纳辛茨, 我还没见到任何可能的候选人有任何腐败。

 

    事实上,在我所有的徒步穿越这个小国的绿色山丘和山谷的经历中,我从来没有经历这么多的歌声,笑声和美味的食物,是的,还有啤酒。

 

    当然,4.5万爱尔兰人仍然保持这个巨大的农业岛屿国家的口号,这个口号必须是类似 “什么!我担心吗?”。因为被太多的问题困扰,任何民众都唉声叹气,爱尔兰似乎以深不见底的热情为生活的乐趣。

  

   “担心是你为明天的烦恼支付利息,”这个是一个拥有6个孩子的烦躁妈妈和在德罗赫达拥有一个酒吧的凯特琳在一个晚上告诉我的。“在爱尔兰,我们的生活日复一日,但仍强烈相信上帝所将会赋予我们一切的好时机,或是命中注定,或随便什么都可以。”

 

   “当然,是我们的信念使我们与众不同,使我们坚强,尽管有很多障碍和很多试图统治我们的人存在。”

 

    她递给我另一杯又黑又有泡沫的吉尼斯黑啤酒,说这啤酒是在这个座无虚席的酒吧里的某个人买了送我,并继续说,“‘趁今天这么快乐赶紧喝吧,因为可能没有明天!’——这就是这里工作的人会都将会告诉你的话。”然后,她淡褐色的眼睛里闪烁了下并补充说,“这使得拥有一间酒吧,所有的都会好多了,你懂的。”

 

    凯特琳(在爱尔兰叫凯瑟琳)非常好的集中体现了我在爱尔兰到处寻找并想感受到的的温暖,可能是在南部天主教或北部的新教。不知怎的,当她听说我从北部都柏林旅行到此,她曾派她的儿子费阿卡在都柏林和德罗赫达之间的道路上寻找我。当他发现了我,他将他的汽车停在路边,走了2英里到在博伊恩河岸上的古镇的我的身边。

 

    然后接下来的两天里,爱尔兰人用非常丰盛的晚餐款待了我,有本地捕获的鲑鱼,马铃薯,牛舌头,土生的豌豆和西红柿,新鲜出炉的面包,醋栗和奶油甜点和加了牛奶和糖的热茶。就在我们晚餐完到晚上在酒吧里的歌唱大会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将会去周围长满草的丘陵上的爱尔兰海城堡附近参观游览。

 

    这就像我曾经在图画书和电影里所看到的一样:紧密弯曲的乡间小道,高大魁梧和无穷无尽的篱笆,茅草农舍,还有绿草如茵的牧场,此牧场必定是世界上最知足的的奶牛和羊来点缀的。

 

    虽然我们一起挤在那辆都没有浴缸大的属于她那野蛮的红头发的女儿罗辛的小黑色雪铁龙查尔斯顿里,但是我们所飞驰而过的车道也是太窄了,几乎容不下其他汽车通过。就我来说,它无疑是为了制造许多恐惧而量身定做的,我们几乎是飞奔在视线不良的弯道上。爱尔兰人驾车就犹如他们喝的烈性啤酒一样猛烈和疯狂。

 

    但是,人们肯定会记起,在爱尔兰,生活就只是生活。“担心”这个词只是属于那些已经离去了的人们,因为他们有机会来赎罪。爱尔兰人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与同伴们分享快乐时光以及舍弃那些“祝你人生之路一帆风顺”的话语。

 

   史蒂芬

 

 

所属类别: 1983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