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铜山上的红雪”

来源:94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9日 14:15

 

 

                                                         肖肖尼,怀俄明州    1986年11月19日

 

亲爱的朋友们:

 

四周一片阒静。寒风凛冽刺骨,宛如锋利的剃刀,从身边呼啸而过。

 

这便是我在过去两周所经历的场景。我从树木参天的大提顿山走到宽广而迷人的平原。这一次行走,只有冰雪、雪花、思考与我为伍。在自我思考时,我常常见到一只狗。他是一只美丽的红色柯利牧羊犬,名叫查理。

 

他是我拥有的唯一一只狗。我深深的爱着他。十一年前,一位大农场主在远处,把他看成了小狼,向他开枪,杀死了他。此刻,我想到查理,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十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离开我,还因为这个场景。

 

初冬时节,冷风阵阵,怀俄明州这个小镇上的天空有些许阴沉,山艾树的枝丫上有厚厚的积雪。那时我二十一岁,是一名铀勘探者。而刚两岁的查理,就待在了属于他的地方——户外,自由自在地玩耍,时而追逐着野兔。

 

整个夏天,我们两个彼此相伴,度过这最精彩的时光。我们在遥远的赤色沙漠深处露营。逍遥自在的查理和我都发现,这里的风光奇特,大多的景物的颜色都非同一般。

 

在这样一处自然景观里,我的内心无法平静。灵魂也跟着升华了。这便是那种能让人变得成熟,也能让人童心未泯的地方了。当时我被派往这个地方探寻铀。然而我在这里却发现,想象力才是一笔更丰厚的财富。

 

接着,我收回思绪,回到了这个冬天。那一英尺高的平原和花岗岩山脉对这样的冬天已习以为常。凛冽的风迎面扑来,我前所未有地大哭了一场。

 

开枪的农场主并不知道这只在他射程范围内的狗并不是野生的。他也不知道这只狗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唯一的伙伴。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铜山坡还有其他人。直到他来确认查理的皮毛,看到我伤心欲绝的样子,他才知道了这一切。

 

我没有听到击碎查理脊骨的枪声。那天晚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他的名字。我永远无法忘记我声音里的绝望与悲伤。我再也无法从其他地方感受到这样的爱意、忠诚以及分享生活的快乐。在那个悲剧的中午之前,生活对于查理和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烦恼。

 

我坐在这里,盯着灰色而巍然的铜山,和你们讲述查理和赤色沙漠的故事。因为在这些寥落的矮树岩石堆不仅仅只埋葬了一只狗。这里也埋葬了一个男孩。他就是我,那个内心还未像成熟男人一般坚强起来的我。

 

我不认为我还能再找到那个无忧无虑的男孩或是那样神奇的世界。再也不会有另外一个查理出现了。

 

最后我把拖着查理沉重的尸体,把它埋在了一个生长着一株丝兰的贫瘠山地。我多么希望能够穿过稻田,攀上那座山,去那里看一看查理。毕竟,那时我跪在查理的墓前,向他保证有朝一日还会回去看他。

 

然而,我不能如愿。我必须向相反的方向行进。因为对我而言,记忆不会轻易抹去。铜山上的雪依旧红的让我无法承受。

 

 

  史蒂芬

 

 

史蒂芬的爱犬查理埋葬在了怀俄明山脉。那里美不胜收,但也崎岖蜿蜒,陡峭险峻。

 

 

 

所属类别: 1986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