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皇家大道上的龙”

来源:96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7月31日 16:27

 

                                           巴基斯坦,拉合尔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四日

 

亲爱的朋友们,

 

早在公元前十四世纪的时候,我沿着巴基斯坦北部城市白沙瓦走到印度的加尔各答,这条路线被称为皇家大道。千百年来,这条路线是印度次大陆的王朝决策者指挥他们的军队前进的主要路线,可能也是他们的崇拜者来朝圣的主要路线。成千上万的朝圣者沿着这条拥塞的凹坑长途跋涉,来到佛陀多次转世所在的地方祷告。

 

今天,前皇家大道被简称为G.T.(大干线)大道。然而,虽然皇室和神秘主义者以及成百上千的堡垒和修道院中的每一个都化为灰土,这里剩下的与曾经一样有活力的只有广大民众。在鲁德亚德·吉卜林的著作《基姆》中,当他描述到横贯东西的主要能源干道时,他可能最充分地总结了那个悸动,他把这条能源干道称为“生命生生不息的长河,就像不曾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存在过一样。”

 

两个多星期以前,自从我从伊斯兰堡继续我向东的旅程以来,我进入了一个肥沃的平原地区,这个地区被一些人称为“五河之地”。我发现这里的人说的话很准,他们告诉我,随着我逐渐深入加尔各答发源地本身,我所看到的和经历的一切将会极大地丰富起来。由于土地变得越来越多产了,人类的数量应该也会增加,服饰、好的事情和坏的事情也会更多。

 

在公元六百三十年的时候,中国朝圣者——唐玄奘就是在同一地区(现在是东巴基斯坦)写到了其中的一条河流,“印度河的河水清澈见底,水流湍急。大量的恶龙和妖魔鬼怪住在河底。从事运输罕见的宝石或名贵的花草的那些人发现他们的船只突然被巨浪淹没。”

 

唐玄奘说到,在的回程中,印度河卷走了他的五十卷手稿和所有的外来鲜花种子,他本来希望将这些种子带回中国播种的。然而,朝圣者却幸免于难:他骑着大象成功横渡这条河。

 

在结束横跨巴基斯坦旅途的过去的三十天里,我常常希望我可以像唐玄奘那样遇到某种不屈不挠的野兽,把它变成我的坐骑,避免我体验与日俱增的贫困。像这样的时候,徒步旅行可能是一个诅咒,因为它让我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一种生活方式的元素,这种生活方式可以各种各样的,但绝对不健康。此外,数量过多的龙生育了许多的龙仔,跟东方截然相反,我们美国人的思想中不认为龙是文明的或者甚至是理智的。所以,我不禁感到惊恐,有时会更气愤。

 

习惯做法,如收留无家可归的老人和在街上以乞讨为生的残疾人、忽视警察和公务员公然的贪污受贿、政府甚至不提供垃圾回收和污水处理设施等基本设备、男人有权可以同时娶几个妻子(导致难以置信的巨大家庭)、人被分成各种社会地位等级以及人们广泛接受与自己的堂兄弟姐妹结婚的做法(以保持家庭财产的完整)对我来说绝对没有意义。然而,在这里,这些就跟那些厚颜无耻地把垃圾倾倒在街道上和小路上来清理卫生的被迫认错者一样寻常,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当我不敢相信地凝视着不受控制的污染、动物的尸体、群集在暴露的食物和人群(他们没有注意到)上空的成千上万只苍蝇时,我为自己的健康感到担忧。曾经有一度,有一个坚持过去的做法的社会从奇异变得衰败和危险。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这里。

 

我天生喜欢寻找人们的善良之处,我完全不喜欢描绘人们丑陋的一面。但是,当丑陋已经变得如此严重,以至于淹没我的理智的时候,我再也不能保持沉默。此外,我在横跨每个发展中国家时发现的所有景象中最一贯和令人发狂的一面再现了:持续不断的军事存在。一如往常,士兵、隆隆作响的护卫队以及他们的武器无处不在。许多个早晨,我被鼓声和士兵行军时靴子碰击地面发出的清脆的、无法忍受的声音吵醒,士兵的声音从某个附近的场地上传来。然后,接下来一天的大部分时间,载满随时准备作战的士兵和各种死亡武器的卡车和吉普车经过里带起的灰尘让我透不过气。我突然想到,有很多的人在漫游着,寻思着发起战争。 

 

巴基斯坦和我曾经游历过的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一样,相同的主犯或者正如唐玄奘可能会说的“妖魔鬼怪”是一样的:人口过剩、缺乏教育以及仅仅是简单地没有回忆过去的自身利益。在我的徒步旅行中,我发现发达且成熟的国家的一个明确无误的特征之一是它的成员(从普通人到政府)总是深谋远虑,总是在规划、建设和研究,他们更多的是为他们的孩子和未来几个世纪着手打算,而很少考虑本身的利益。这就是核武器和环境污染等的控制在发达社会在政策上变得如此重要的原因。 

 

这里的一些男人告诉我,如果他们采取克制的态度或故意少生孩子,阿拉真主会非常不高兴,甚至不让他们进入天堂(毫无疑问,他们在那里会有好几个妻子!)。也许这些人的思想反映了这条街道上大部分人的思想。他们相信,他们生活中的任何变化都完全取决于命运。当我考虑并了解到他们的思维方式导致他们以及他们的孩子的生活质量低下的时候,我想,阿拉真主可能还没有通过判决。

 

我不知道像巴基斯坦这样的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这样的社会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镜像。为什么那么多国家始终拒绝站起来并勇敢面对二十世纪的复杂性?他们感到恐惧背后的部分原因是缺乏必要的教育。这里的文盲率的数字令人震惊,为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七十五。然而军方领导的政府仍然分配少数百分点的国家预算在教育上,而过半以上的国家预算全部用于扩充军备。更糟糕的是,总参谋长穆罕默德·齐亚(自从一九七七年他通过一场政变掌权之后,他就成为巴基斯坦的总统)努力争取支配比他自己的国民更难以捉摸的更多武力。

 

当然,糟糕的政府、贫困和人口过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毫无疑问,人类的这些缺点始终是存在的,因为我们存在缺点,所以我们的社会也是不完善的。不过,我还不太明白为什么在世界上的一些地区,这些问题会被允许这样自由泛滥。我想那些地方的人可能完全没有打算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段时间之前,美国中西部内地的一位家庭主妇写信告诉我,随着我看到世界上其他更多的地方,我会更加感激出生在美国这个国度。你知道的,我想她更了解生活的真谛。

 

史蒂芬

 

上一篇:“生命之乐”

下一篇:“父亲去世”

所属类别: 1984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