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在与国内一线生产厂商的沟通接洽中,史蒂芬•纽曼提出户外鞋向“多功能轻量化”发展,AQUA TWO旗下产品进行改良,更好的实现了品牌所主张的“舒适、关怀、专注”理念;]]> 2010年,在与国内一线生产厂商的沟通接洽中,史蒂芬•纽曼提出户外鞋向“多功能轻量化”发展,AQUA TWO旗下产品进行改良,更好的实现了品牌所主张的“舒适、关怀、专注”理念;]]> 1983年,28岁的史蒂芬做出了徒步环球旅行的决定,他说:“我要去,并不是单纯地想去增加阅历,或是去发掘世界上其他人的梦想、希望或害怕的东西,我更想做的是去看一下当今的世界是否还是一个充满爱,充满激情的地方。]]> 1983年,28岁的史蒂芬做出了徒步环球旅行的决定,他说:“我要去,并不是单纯地想去增加阅历,或是去发掘世界上其他人的梦想、希望或害怕的东西,我更想做的是去看一下当今的世界是否还是一个充满爱,充满激情的地方。]]> “Shawn,照片,我要带走!记得要拷贝给我!”每到一个景点,纽曼都会重复提醒我的伙伴,生怕他忘了。也许你会在想,纽曼是不是拍了很多“臭美”照,才会怀揣有大多数被拍者担心摄影师不把自己美照当回事的心思。但其实不然,纽曼1983年开始环球徒步之后的20年内,拍过的美照已经不计其数,然而细观他的相册集,除了影像世界各地的人民,很多照片其实传播的是异国的文化,风土人情的魅力在纽曼的镜头下别具一番韵味。而泉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给纽曼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古城印象。]]> “Shawn,照片,我要带走!记得要拷贝给我!”每到一个景点,纽曼都会重复提醒我的伙伴,生怕他忘了。也许你会在想,纽曼是不是拍了很多“臭美”照,才会怀揣有大多数被拍者担心摄影师不把自己美照当回事的心思。但其实不然,纽曼1983年开始环球徒步之后的20年内,拍过的美照已经不计其数,然而细观他的相册集,除了影像世界各地的人民,很多照片其实传播的是异国的文化,风土人情的魅力在纽曼的镜头下别具一番韵味。而泉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给纽曼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古城印象。]]> 2012年9月3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第一人史蒂芬·纽曼抵达古城西安,开启了其个人的首次中国大陆之旅,世界徒步协会秘书长陆宏先生、世界徒步协会驻华代表处周建民先生和西安地区的徒步爱好者等亲赴机场接机。]]> 2012年9月3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第一人史蒂芬·纽曼抵达古城西安,开启了其个人的首次中国大陆之旅,世界徒步协会秘书长陆宏先生、世界徒步协会驻华代表处周建民先生和西安地区的徒步爱好者等亲赴机场接机。]]> 2008年,在“舒适体验”的基础上,史蒂芬•纽曼提出品牌从感官体验向精神意志升华的新主张——AQUA TWO品牌横空出世。品牌提出户外徒步鞋应至始至终以“舒适、关怀、专注”伴随旅途。]]> 2008年,在“舒适体验”的基础上,史蒂芬•纽曼提出品牌从感官体验向精神意志升华的新主张——AQUA TWO品牌横空出世。品牌提出户外徒步鞋应至始至终以“舒适、关怀、专注”伴随旅途。]]> 1988年,史蒂芬·纽曼被誉为全球“Worldwalker”,同年,AQUA TWO品牌前身“The World Walker”由史蒂芬·纽曼创立,并在被称为“全世界消费者最挑剔的国家”的日本接受严格挑战。]]> 1988年,史蒂芬·纽曼被誉为全球“Worldwalker”,同年,AQUA TWO品牌前身“The World Walker”由史蒂芬·纽曼创立,并在被称为“全世界消费者最挑剔的国家”的日本接受严格挑战。]]> 1988年纽曼将在旅途中各种人文风情、心得感受写成日记。在这过程中全球超过100万份报纸,对他的日记进行连载报道,他被称为全球“Worldwalker”。对于他的独特旅程,被记录在1988年的世界吉尼斯记录里]]> 1988年纽曼将在旅途中各种人文风情、心得感受写成日记。在这过程中全球超过100万份报纸,对他的日记进行连载报道,他被称为全球“Worldwalker”。对于他的独特旅程,被记录在1988年的世界吉尼斯记录里]]> 2012年9月5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 Newman),来到陕西省宁强县代家坝中学、徐家坝小学等三所山区学校,向数十位徒步上学的贫困家庭学生、留守儿童赠送了徒步鞋、书包、字典等生活、学习用品,并给山区的学生们上了一堂难忘的“开学第一堂课”。]]> 2012年9月5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 Newman),来到陕西省宁强县代家坝中学、徐家坝小学等三所山区学校,向数十位徒步上学的贫困家庭学生、留守儿童赠送了徒步鞋、书包、字典等生活、学习用品,并给山区的学生们上了一堂难忘的“开学第一堂课”。]]>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不是热衷日本文化的学习者或是狂热佛教徒,我们美国人很少有机会听说日本最古老当然也是最漫长的佛教朝圣路线—四国八十八所巡拜之旅。它存在千年,延绵长达900英里,并被誉为全世界拥有此长度并循环成圈的唯一一条宗教之路。(若所说有误,别犹豫,请评论告知。)]]>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不是热衷日本文化的学习者或是狂热佛教徒,我们美国人很少有机会听说日本最古老当然也是最漫长的佛教朝圣路线—四国八十八所巡拜之旅。它存在千年,延绵长达900英里,并被誉为全世界拥有此长度并循环成圈的唯一一条宗教之路。(若所说有误,别犹豫,请评论告知。)]]>
9月5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纪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美国“自然资源天使”、环保志愿者、世界级文学和哲学的大学教授)走进陕西省宁强县代家坝镇各中小学校向学生讲述他徒步环游世界经历并为学生们捐赠价值1.6万元的学生用品和运动鞋。这是共青团宁强县委和汉中市爱心义工协会宁强县分会人员通过中国徒步登山协会为宁强山区学生争取的一项国际爱心捐赠。]]> 9月5日,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纪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美国“自然资源天使”、环保志愿者、世界级文学和哲学的大学教授)走进陕西省宁强县代家坝镇各中小学校向学生讲述他徒步环游世界经历并为学生们捐赠价值1.6万元的学生用品和运动鞋。这是共青团宁强县委和汉中市爱心义工协会宁强县分会人员通过中国徒步登山协会为宁强山区学生争取的一项国际爱心捐赠。]]> 2012年9月6日,在刚刚资助了陕西宁强县数十位“徒步学童”后,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M.Newman),马不停蹄的回到古城西安,在世界徒步协会的组织和支持下,开始了他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次公开徒步——“西安古城环城徒步之旅”。活动启动仪式在古城南门举行,史蒂芬•纽曼(StevenM.Newman)、世界徒步协会秘书长陆宏等出席仪式并领走。]]> 2012年9月6日,在刚刚资助了陕西宁强县数十位“徒步学童”后,吉尼斯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M.Newman),马不停蹄的回到古城西安,在世界徒步协会的组织和支持下,开始了他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次公开徒步——“西安古城环城徒步之旅”。活动启动仪式在古城南门举行,史蒂芬•纽曼(StevenM.Newman)、世界徒步协会秘书长陆宏等出席仪式并领走。]]> 9月10日,“Walk your life”—— AQUA TWO 徒步文化分享会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在活动上发布了自创户外鞋品牌——AQUA TWO。]]> 9月10日,“Walk your life”—— AQUA TWO 徒步文化分享会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徒步环游世界记录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在活动上发布了自创户外鞋品牌——AQUA TWO。]]> 中国西南彝良地区地震目前已经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引发广泛关注,很多志愿者通过微博等联系前往支援,正在中国的美国吉尼斯徒步达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第一时间做出决定,向前去救援的志愿者免费赠送徒步鞋,帮助他们应对崎岖山路给救援工作带来的不便,根据@AQUATWO通过新浪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首批1000双支持救援的徒步鞋已经在路上。]]> 中国西南彝良地区地震目前已经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引发广泛关注,很多志愿者通过微博等联系前往支援,正在中国的美国吉尼斯徒步达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第一时间做出决定,向前去救援的志愿者免费赠送徒步鞋,帮助他们应对崎岖山路给救援工作带来的不便,根据@AQUATWO通过新浪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首批1000双支持救援的徒步鞋已经在路上。]]> 近日,支援彝良地震救灾志愿者徒步鞋的行动受到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我们也收到很多热心网友或私信、或来电提供帮助,在此我们非常感谢。现将最新的情况统计发布如下:]]> 近日,支援彝良地震救灾志愿者徒步鞋的行动受到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我们也收到很多热心网友或私信、或来电提供帮助,在此我们非常感谢。现将最新的情况统计发布如下:]]> 史蒂芬•纽曼,1954年5月出生于伯特利,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小村庄。9岁时,因一张世界地图有了徒步游走世界各地的梦想。1983年4月,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28岁的纽曼开始环球徒步旅行。1987年4月,纽曼在4年时间里,长途跋涉横跨五大洲21个国家,总旅程达15509英里。]]> 史蒂芬•纽曼,1954年5月出生于伯特利,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小村庄。9岁时,因一张世界地图有了徒步游走世界各地的梦想。1983年4月,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28岁的纽曼开始环球徒步旅行。1987年4月,纽曼在4年时间里,长途跋涉横跨五大洲21个国家,总旅程达15509英里。]]> 从28岁开始,美国人史蒂芬•纽曼开始环球徒步旅行,在4年时间里,长途跋涉横跨五大洲26个国家,总旅程达到15509英里。回到家乡,这个被邻居和朋友称为“疯子”的史蒂芬变成了英雄,也从此离不开徒步活动。近日,史蒂芬•纽曼来到中国,开始了中国的徒步旅行,青岛成为史蒂芬的行程之一。]]> 从28岁开始,美国人史蒂芬•纽曼开始环球徒步旅行,在4年时间里,长途跋涉横跨五大洲26个国家,总旅程达到15509英里。回到家乡,这个被邻居和朋友称为“疯子”的史蒂芬变成了英雄,也从此离不开徒步活动。近日,史蒂芬•纽曼来到中国,开始了中国的徒步旅行,青岛成为史蒂芬的行程之一。]]> 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在9岁是有了徒步环游世界的梦想,在他28岁时,他用四年的时间现了梦想。今年他和他的品牌AQUA TWO一起来到中国,他将用他最爱的方式——徒步,来领略中国的古老文化。史蒂芬• 纽曼(Steven M.Newman)又怎么能错过青岛这座“浪漫之城”、“啤洒之都”。他去了青岛的崂山,见到了太清宫里的道士,向他们学习了道教文化。]]> 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在9岁是有了徒步环游世界的梦想,在他28岁时,他用四年的时间现了梦想。今年他和他的品牌AQUA TWO一起来到中国,他将用他最爱的方式——徒步,来领略中国的古老文化。史蒂芬• 纽曼(Steven M.Newman)又怎么能错过青岛这座“浪漫之城”、“啤洒之都”。他去了青岛的崂山,见到了太清宫里的道士,向他们学习了道教文化。]]> 9月19日上午,户外鞋品牌AQUA TWO的创始人、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 纽曼(Steven M.Newman)在山东省泰安市桂林希望小学进行了一场名为“共托明天的太阳 ‘爱心1帮1课桌椅’”的爱心捐赠活动的启动仪式。此次活动的开幕式吸引了央视等多家媒体的关注。]]> 9月19日上午,户外鞋品牌AQUA TWO的创始人、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 纽曼(Steven M.Newman)在山东省泰安市桂林希望小学进行了一场名为“共托明天的太阳 ‘爱心1帮1课桌椅’”的爱心捐赠活动的启动仪式。此次活动的开幕式吸引了央视等多家媒体的关注。]]> 9月21日,世界徒步吉尼斯世界记录保持者、AQUA TWO品牌创始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先生在秦皇岛河北建材职业技术学院举行了一场名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文化寻访之旅"的报告会。原市政协副主席、中共秦皇岛市宣传部副部长、原市政协教科文体主任、市志愿服务基金会理事长、市社科联秘书长及AQUA TWO的中国生产商的负责人出席了会议。]]> 9月21日,世界徒步吉尼斯世界记录保持者、AQUA TWO品牌创始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先生在秦皇岛河北建材职业技术学院举行了一场名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文化寻访之旅"的报告会。原市政协副主席、中共秦皇岛市宣传部副部长、原市政协教科文体主任、市志愿服务基金会理事长、市社科联秘书长及AQUA TWO的中国生产商的负责人出席了会议。]]> 9月22日是第14个世界无车日,在秦皇岛老龙头进行世界无车日《绿行宣言》,秦皇岛市副市长、区长以及各级领导出席参加了此次活动。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出任世界徒步协会(WWA)专家委员会主席,并开启长城探寻之旅。世界无车日,是由法国的一些年轻人在9月22最先提出来的,他们提倡健康、绿色的出行方式,希望平日被汽车充斥的城市能获得片刻清净。2000年2月欧盟委员会及欧盟的9个成员国确定9月22日为"无车日",之后此口号在众多国家得到推广。]]> 9月22日是第14个世界无车日,在秦皇岛老龙头进行世界无车日《绿行宣言》,秦皇岛市副市长、区长以及各级领导出席参加了此次活动。世界徒步第一人史蒂芬•纽曼(Steven M.Newman)出任世界徒步协会(WWA)专家委员会主席,并开启长城探寻之旅。世界无车日,是由法国的一些年轻人在9月22最先提出来的,他们提倡健康、绿色的出行方式,希望平日被汽车充斥的城市能获得片刻清净。2000年2月欧盟委员会及欧盟的9个成员国确定9月22日为"无车日",之后此口号在众多国家得到推广。]]> 根据AQUA TWO官方微博发出的信息,捐赠给抗战老兵的保暖鞋已于1月26日运抵芜湖。芜湖心连心爱心群志愿者将第一批鞋送到老兵家中,老兵对企业的爱心捐赠表示感谢。]]> 根据AQUA TWO官方微博发出的信息,捐赠给抗战老兵的保暖鞋已于1月26日运抵芜湖。芜湖心连心爱心群志愿者将第一批鞋送到老兵家中,老兵对企业的爱心捐赠表示感谢。]]> 亲爱的朋友们:
你可能不会相信这个灾难,就发生在几天前,在我们的古色古香的小池塘。一些推土机操作员精神有些错乱,总以为他们可以操作大自然,很容易的重建池塘。]]>
亲爱的朋友们:
你可能不会相信这个灾难,就发生在几天前,在我们的古色古香的小池塘。一些推土机操作员精神有些错乱,总以为他们可以操作大自然,很容易的重建池塘。]]>
亲爱的朋友们: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一位名叫尼克·蒂尔的年轻人的电子邮件,他好奇地想要了解,我认为哪个牌子的鞋子会是最适合远途步行的。他说,他今年二十一岁并且已经在休斯敦附近的郊区城镇进行了大约三十英里长的步行。]]>
亲爱的朋友们: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一位名叫尼克·蒂尔的年轻人的电子邮件,他好奇地想要了解,我认为哪个牌子的鞋子会是最适合远途步行的。他说,他今年二十一岁并且已经在休斯敦附近的郊区城镇进行了大约三十英里长的步行。]]>
亲爱的朋友们:
1980年,在我走遍世界的这一年里,我从没有住过酒店或吃过比当地餐馆更美味神奇的食物。我大多数的食物都来自当地居民,而他们往往都很穷。因此,我便发现,几乎任何爬的、走的、滑的、游的或者是飞的动物,都是可食用的。]]>
亲爱的朋友们:
1980年,在我走遍世界的这一年里,我从没有住过酒店或吃过比当地餐馆更美味神奇的食物。我大多数的食物都来自当地居民,而他们往往都很穷。因此,我便发现,几乎任何爬的、走的、滑的、游的或者是飞的动物,都是可食用的。]]>
亲爱的朋友们:
对于纽曼大家庭来说,今天是这艰难的一周里最悲伤的时刻。在俄亥俄州寒冷幽蓝的天空下,埃利奥特,我们最小的弟弟,永远地沉睡在了天际。他于上周五在当地的医院里死于肾脏病与血液凝块。他才43岁!]]>
亲爱的朋友们:
对于纽曼大家庭来说,今天是这艰难的一周里最悲伤的时刻。在俄亥俄州寒冷幽蓝的天空下,埃利奥特,我们最小的弟弟,永远地沉睡在了天际。他于上周五在当地的医院里死于肾脏病与血液凝块。他才43岁!]]>
亲爱的朋友们:
想象一下,一位住在我们星球另一边的陌生人,有天突然与你联系,问你在闲暇时愿意免费对异域文化进行何种游历探寻。再想象一下,多年后,这位陌生人突然再次与你联系,告知他正在生产许多以你命名的款式多样的男鞋和高端男装。]]>
亲爱的朋友们:
想象一下,一位住在我们星球另一边的陌生人,有天突然与你联系,问你在闲暇时愿意免费对异域文化进行何种游历探寻。再想象一下,多年后,这位陌生人突然再次与你联系,告知他正在生产许多以你命名的款式多样的男鞋和高端男装。]]>
亲爱的朋友们:
你一直觉得你需要走很多路吗?我仅仅知道要怎么去得到一只拉布拉多猎犬。]]>
亲爱的朋友们:
你一直觉得你需要走很多路吗?我仅仅知道要怎么去得到一只拉布拉多猎犬。]]>
亲爱的朋友们:
去年十二月九日,当我摆脱了腹地的控制,我准备停止在澳大利亚这个阶段的环球行走。在最后的四百英里,风努力将我疲惫的身躯推向那空旷的沙漠和盐土地中。结果,随着接连不断的遭受打击,在我任何一次旅行中,这次使我变得十分疲惫,不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当然,毫无疑问地,我过去几个月来为之拼搏的那个广阔棕色的巨物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地形。]]>
亲爱的朋友们:
去年十二月九日,当我摆脱了腹地的控制,我准备停止在澳大利亚这个阶段的环球行走。在最后的四百英里,风努力将我疲惫的身躯推向那空旷的沙漠和盐土地中。结果,随着接连不断的遭受打击,在我任何一次旅行中,这次使我变得十分疲惫,不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当然,毫无疑问地,我过去几个月来为之拼搏的那个广阔棕色的巨物是我经历过最艰难的地形。]]>
亲爱的朋友们:
我的手指敲响了旧农舍的木板门。没有人应门,除了鹅群发情叫声的回音和风车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又再次敲门,这次更急而且更重,然而里面依然一片沉寂。]]>
亲爱的朋友们:
我的手指敲响了旧农舍的木板门。没有人应门,除了鹅群发情叫声的回音和风车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又再次敲门,这次更急而且更重,然而里面依然一片沉寂。]]>
亲爱的朋友们,
没必要在这里再次解释我对乡村人民的生活有多么喜爱了——在之前的故事中我已经对这份喜爱做出了详细描述。这次,我要分享的是前几天碰到的一个憔悴的叫戈夫的老头子的故事,那天我们畅谈了好几个小时。]]>
亲爱的朋友们,
没必要在这里再次解释我对乡村人民的生活有多么喜爱了——在之前的故事中我已经对这份喜爱做出了详细描述。这次,我要分享的是前几天碰到的一个憔悴的叫戈夫的老头子的故事,那天我们畅谈了好几个小时。]]>
亲爱的朋友们,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我的身体和灵魂正飞越在这个世界的上空,在离太平洋海面三万七千英尺的某个地方。但是我的心,恐怕还停留在候机大厅里,那个大型喷气式客机几小时前起飞,飞往加拿大的地方。]]>
亲爱的朋友们,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此时此刻,我的身体和灵魂正飞越在这个世界的上空,在离太平洋海面三万七千英尺的某个地方。但是我的心,恐怕还停留在候机大厅里,那个大型喷气式客机几小时前起飞,飞往加拿大的地方。]]>
亲爱的朋友们:
飞机刚刚到达温哥华国际机场几分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我母亲来机场接我的机了。她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暗示说她会来接我这次漫长的飞机旅行。自然地,我这个受宠若惊的儿子禁不住双手紧紧地抱起母亲,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
亲爱的朋友们:
飞机刚刚到达温哥华国际机场几分钟,我就收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我母亲来机场接我的机了。她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暗示说她会来接我这次漫长的飞机旅行。自然地,我这个受宠若惊的儿子禁不住双手紧紧地抱起母亲,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
亲爱的朋友们:
有许多次,在一个区域内,我遇到的当地人们总是试图不要走相同的道路。相反,他们建议我走他们觉得更为安全、更简单或者更为刺激的道路。]]>
亲爱的朋友们:
有许多次,在一个区域内,我遇到的当地人们总是试图不要走相同的道路。相反,他们建议我走他们觉得更为安全、更简单或者更为刺激的道路。]]>
亲爱的朋友们,
“没有财富可以买得到这个职业所必备的资本:空闲、自由与独立,只有上帝的庇佑才能得到。要成为一名步行者需要得到上帝的恩准,你必须出生在一个步行者的家庭里”]]>
亲爱的朋友们,
“没有财富可以买得到这个职业所必备的资本:空闲、自由与独立,只有上帝的庇佑才能得到。要成为一名步行者需要得到上帝的恩准,你必须出生在一个步行者的家庭里”]]>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你愿意的话,且称之为幸运的巧合吧。在蒙大拿州的一群小学生中,我发现了行者吉姆低沉的嗓音,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我曾计划在两周前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拜访。在他越美之旅的跋涉中,多少次,他一边用自己长而有力的手指在一把旧吉他弦上漫不经心地拂过,一边对着彩虹、蛙鸣以及一尘不染的天际展开歌喉。他是个民谣歌手,长着浓密的棕褐色胡须,穿着一条褪色的牛仔裤。从某个角度看起来,他很像是一个粗犷的山地居民,他的那些歌曲的灵感没准就是由美洲狮和灰熊激发的。]]>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你愿意的话,且称之为幸运的巧合吧。在蒙大拿州的一群小学生中,我发现了行者吉姆低沉的嗓音,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我曾计划在两周前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拜访。在他越美之旅的跋涉中,多少次,他一边用自己长而有力的手指在一把旧吉他弦上漫不经心地拂过,一边对着彩虹、蛙鸣以及一尘不染的天际展开歌喉。他是个民谣歌手,长着浓密的棕褐色胡须,穿着一条褪色的牛仔裤。从某个角度看起来,他很像是一个粗犷的山地居民,他的那些歌曲的灵感没准就是由美洲狮和灰熊激发的。]]>
亲爱的朋友们:
正如色彩斑斓的野花是我的心头爱,总能够赢得我的赞美。年轻的学生在我心中,也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正是这些孩子求知的目光,让我对一切怀抱希望。他们想象的翅膀,飞入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精彩世界。这使他们比大人更能感受到,这个世界依旧是一个美好而迷人的地方。]]>
亲爱的朋友们:
正如色彩斑斓的野花是我的心头爱,总能够赢得我的赞美。年轻的学生在我心中,也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正是这些孩子求知的目光,让我对一切怀抱希望。他们想象的翅膀,飞入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精彩世界。这使他们比大人更能感受到,这个世界依旧是一个美好而迷人的地方。]]>
亲爱的朋友们:
一周前,我到黄石国家公园游玩。那是个微凉的清晨,我在一处温泉里洗澡。突然,大约44头野牛出现在我眼前,令我大为吃惊。那时,我附近没有一条公路或是一个躲避处。这些大眼睛动物很快聚拢到我身边,审视着我,令我紧张不安。这情形和我在印度洗澡有点相像。那时,我在集体井边洗澡,周围有数百个村名盯着我。]]>
亲爱的朋友们:
一周前,我到黄石国家公园游玩。那是个微凉的清晨,我在一处温泉里洗澡。突然,大约44头野牛出现在我眼前,令我大为吃惊。那时,我附近没有一条公路或是一个躲避处。这些大眼睛动物很快聚拢到我身边,审视着我,令我紧张不安。这情形和我在印度洗澡有点相像。那时,我在集体井边洗澡,周围有数百个村名盯着我。]]>
亲爱的朋友们:
四周一片阒静。寒风凛冽刺骨,宛如锋利的剃刀,从身边呼啸而过。这便是我在过去两周所经历的场景。我从树木参天的大提顿山走到宽广而迷人的平原。这一次行走,只有冰雪、雪花、思考与我为伍。在自我思考时,我常常见到一只狗。他是一只美丽的红色柯利牧羊犬,名叫查理。]]>
亲爱的朋友们:
四周一片阒静。寒风凛冽刺骨,宛如锋利的剃刀,从身边呼啸而过。这便是我在过去两周所经历的场景。我从树木参天的大提顿山走到宽广而迷人的平原。这一次行走,只有冰雪、雪花、思考与我为伍。在自我思考时,我常常见到一只狗。他是一只美丽的红色柯利牧羊犬,名叫查理。]]>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一间屋子,有传递温暖的烧炭的取暖炉子,有阵阵烟草香,有一个古老而舒适的农舍厨房,那么它便具有一个无比惬意的环境的所有条件了。如果它还能有几只像毛茸茸的球一般蜷在雪白窗沿的小猫,几道香喷喷的家常小菜,两位会把游客当做自家成员的屋子主人,那就更是井上添花了。能碰到这样的屋子,你该喜不自禁了。]]>
亲爱的朋友们:
如果一间屋子,有传递温暖的烧炭的取暖炉子,有阵阵烟草香,有一个古老而舒适的农舍厨房,那么它便具有一个无比惬意的环境的所有条件了。如果它还能有几只像毛茸茸的球一般蜷在雪白窗沿的小猫,几道香喷喷的家常小菜,两位会把游客当做自家成员的屋子主人,那就更是井上添花了。能碰到这样的屋子,你该喜不自禁了。]]>
亲爱的朋友们,
夜已深。我在这写下这封信的同时,又一个旅途中度过的圣诞节接近尾声。尽管我的主人罗伯特和薇琪普利拉曼还有他们三岁的孩子们,乔尔、亚伦和萨拉已经进入了梦想,其他客人也已离开多时,标志着这开心的一天的记号仍然散落在我心头。]]>
亲爱的朋友们,
夜已深。我在这写下这封信的同时,又一个旅途中度过的圣诞节接近尾声。尽管我的主人罗伯特和薇琪普利拉曼还有他们三岁的孩子们,乔尔、亚伦和萨拉已经进入了梦想,其他客人也已离开多时,标志着这开心的一天的记号仍然散落在我心头。]]>
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就像是一个魁梧,彪悍的黑人哨兵。它好像在说:“打开我吧,从我体内走过,你就会通往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你将不再拥有安逸。”
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就像是一个魁梧,彪悍的黑人哨兵。它好像在说:“打开我吧,从我体内走过,你就会通往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你将不再拥有安逸。”
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亲爱的朋友们:
4月1日是我将返回俄亥俄的贝塞尔的日期。毕竟,那儿是我迈向这个旅程的起点。
距离这次环球徒步旅行的结束仅相隔几个月的时间。在这环球旅行的最后一天,我的注意力已然开始转移到旅行后的日子。一想到在此之后我要撰写好多的书籍,做好多场演讲,我的肾上腺素就加速分泌。然而,紧随这次新奇的旅行而来的事情,却让我感到些许的焦躁不安。]]>
亲爱的朋友们:
4月1日是我将返回俄亥俄的贝塞尔的日期。毕竟,那儿是我迈向这个旅程的起点。
距离这次环球徒步旅行的结束仅相隔几个月的时间。在这环球旅行的最后一天,我的注意力已然开始转移到旅行后的日子。一想到在此之后我要撰写好多的书籍,做好多场演讲,我的肾上腺素就加速分泌。然而,紧随这次新奇的旅行而来的事情,却让我感到些许的焦躁不安。]]>
亲爱的读者们:
不到两小时之前,我正愉快的沿着105国家公路上散步。正在此时,一辆棕色的便车停在了旁边,里坐着两个友善的面孔。在那位农夫和他的妻子开口和我交谈之前,我便知道了我可能要被邀请到他们家享受热腾腾的美味饭菜了。因为这就是内布拉斯加州东南部的人们经常做的事情。甚至,如果他们恰巧是《卡普尔》的读者就更会如此。事实证明,康妮和埃尔登男子正是他多年忠实的读者。]]>
亲爱的读者们:
不到两小时之前,我正愉快的沿着105国家公路上散步。正在此时,一辆棕色的便车停在了旁边,里坐着两个友善的面孔。在那位农夫和他的妻子开口和我交谈之前,我便知道了我可能要被邀请到他们家享受热腾腾的美味饭菜了。因为这就是内布拉斯加州东南部的人们经常做的事情。甚至,如果他们恰巧是《卡普尔》的读者就更会如此。事实证明,康妮和埃尔登男子正是他多年忠实的读者。]]>
亲爱的朋友们:
校历上写着现在是寒假。但我的裤脚沾满了泥巴,额头的汗水簌簌而下。这丝毫不像是冬天应有的景象。或许是我旅行得太久 ,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但我很肯定,上个月是五月,现在刚刚是六月初。是不是新的气象播报员,在我周游那些稍保守的国度时,接错了电脑,播报失误?]]>
亲爱的朋友们:
校历上写着现在是寒假。但我的裤脚沾满了泥巴,额头的汗水簌簌而下。这丝毫不像是冬天应有的景象。或许是我旅行得太久 ,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但我很肯定,上个月是五月,现在刚刚是六月初。是不是新的气象播报员,在我周游那些稍保守的国度时,接错了电脑,播报失误?]]>
亲爱的朋友们:
在过去的八个月里,我从不同的视角,研究着我的祖国。这一年的旅程使我能更加老道,更具洞察力,更加机智地分析我的祖国。]]>
亲爱的朋友们:
在过去的八个月里,我从不同的视角,研究着我的祖国。这一年的旅程使我能更加老道,更具洞察力,更加机智地分析我的祖国。]]>
亲爱的朋友们:
我(三十二岁)常常在同龄人尤其是这几十年都生活在我左右的朋友们的眼神中,感受到,生活已不再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人为之雀跃。他们的眼神似乎透露出,生活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琐碎和担忧。这难道也是我的命运?上帝啊,我希望不是这样的。]]>
亲爱的朋友们:
我(三十二岁)常常在同龄人尤其是这几十年都生活在我左右的朋友们的眼神中,感受到,生活已不再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人为之雀跃。他们的眼神似乎透露出,生活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琐碎和担忧。这难道也是我的命运?上帝啊,我希望不是这样的。]]>
亲爱的朋友们:
每一次我都想提笔写这封信,但最后都怅然若失地站起身,放下了笔。把这些话写下来告诉你们十分艰难,因为我深深地爱着并思念着你们。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用这些信交流感想了。我的梦想,随着这次旅行的完成,划上了句号。经过了四年,我们终于一同到达了旅行的尾声。]]>
亲爱的朋友们:
每一次我都想提笔写这封信,但最后都怅然若失地站起身,放下了笔。把这些话写下来告诉你们十分艰难,因为我深深地爱着并思念着你们。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用这些信交流感想了。我的梦想,随着这次旅行的完成,划上了句号。经过了四年,我们终于一同到达了旅行的尾声。]]>
亲爱的朋友们:
单一只蝉刺耳的鸣叫声充斥着我的耳朵:华丽的,诡异的,声音尖锐得如同两只锋利的剑在半空中快速挥舞发出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地将一块手缝的麻布毯子从眼前移开。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庭院的银色月光和一群雕像般的牛,静静地被拴在粘土做的供食仓旁。其中块头最大的瘤牛,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隆起的松软的驼峰如同胖猴子一样厚实。瘤牛及其轻微地转动它的长脖子,系在上面的小铃铛美丽地颤动,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亲爱的朋友们:
单一只蝉刺耳的鸣叫声充斥着我的耳朵:华丽的,诡异的,声音尖锐得如同两只锋利的剑在半空中快速挥舞发出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地将一块手缝的麻布毯子从眼前移开。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庭院的银色月光和一群雕像般的牛,静静地被拴在粘土做的供食仓旁。其中块头最大的瘤牛,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隆起的松软的驼峰如同胖猴子一样厚实。瘤牛及其轻微地转动它的长脖子,系在上面的小铃铛美丽地颤动,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亲爱的朋友们,
电闪雷鸣,雨水不安地敲击着水面。来去匆匆的人群和相互交织的自行车流涌向我,又或者离我远去。漆黑的天空和愤怒的号角加剧了人流和车流的移动。我所能做的只有不断前行,转过我疲惫的被雨淋湿的身体,也成为一块人体漂流板。让自己沿着主干道席卷到安静的土坯房和香蕉树林旁边的小池子里是多么诱人的一件事。毫无疑问这里是大部分民众前进的目的地。]]>
亲爱的朋友们,
电闪雷鸣,雨水不安地敲击着水面。来去匆匆的人群和相互交织的自行车流涌向我,又或者离我远去。漆黑的天空和愤怒的号角加剧了人流和车流的移动。我所能做的只有不断前行,转过我疲惫的被雨淋湿的身体,也成为一块人体漂流板。让自己沿着主干道席卷到安静的土坯房和香蕉树林旁边的小池子里是多么诱人的一件事。毫无疑问这里是大部分民众前进的目的地。]]>
亲爱的朋友们: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里的玫瑰,如此丰盈,如此华贵,宛如童话里描述的一般美丽。每一朵,都是大自然诗歌里的不朽之作。
我也不会轻易忘记年迈的巴巴。他的形象充满传奇,他引领我踏足这片玫瑰园,这片他长期用爱浇灌呵护的特别礼物。小小的河道两岸与主干道平行延伸,漫步其中,悠然自得。然而,河流突然变得湍急,流向南边。]]>
亲爱的朋友们: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里的玫瑰,如此丰盈,如此华贵,宛如童话里描述的一般美丽。每一朵,都是大自然诗歌里的不朽之作。
我也不会轻易忘记年迈的巴巴。他的形象充满传奇,他引领我踏足这片玫瑰园,这片他长期用爱浇灌呵护的特别礼物。小小的河道两岸与主干道平行延伸,漫步其中,悠然自得。然而,河流突然变得湍急,流向南边。]]>
亲爱的朋友们,
缓慢的河流水域像一些老旧的镜子般投射出太阳最后的光芒。遗憾的是,这也许是我与这些蜿蜒路径的最后一次交汇,因为在我后面的是整个印度次大陆和1500英里的Grand Trunk路。]]>
亲爱的朋友们,
缓慢的河流水域像一些老旧的镜子般投射出太阳最后的光芒。遗憾的是,这也许是我与这些蜿蜒路径的最后一次交汇,因为在我后面的是整个印度次大陆和1500英里的Grand Trunk路。]]>
亲爱的朋友们,
另一位美国游客向我指出,我在泰国的签证只有两个星期,我还以为两个月。在签证过期的前一天才得知这个意外的消息,这是我所能做的就是赶上该国的特快列车。因为是外国很离奇古怪的官僚主义之一,我永远也不懂得感激,也无法获得一个在泰国的延期签证。相反,而不得不在泰国的外国领事馆去办另一个国家的签证。]]>
亲爱的朋友们,
另一位美国游客向我指出,我在泰国的签证只有两个星期,我还以为两个月。在签证过期的前一天才得知这个意外的消息,这是我所能做的就是赶上该国的特快列车。因为是外国很离奇古怪的官僚主义之一,我永远也不懂得感激,也无法获得一个在泰国的延期签证。相反,而不得不在泰国的外国领事馆去办另一个国家的签证。]]>
亲爱的朋友们,
这次坐火车去马来西亚办新的泰国签证,既是一次祝福,也是一件麻烦事。此行不仅是为了能够在泰国多呆几个月,我的紧绷的神经也可以缓缓了。前段时间我的思想太唯物主义了,这是典型的美国思想,当我发现自己其实深陷其中的时候,心里非常震撼。]]>
亲爱的朋友们,
这次坐火车去马来西亚办新的泰国签证,既是一次祝福,也是一件麻烦事。此行不仅是为了能够在泰国多呆几个月,我的紧绷的神经也可以缓缓了。前段时间我的思想太唯物主义了,这是典型的美国思想,当我发现自己其实深陷其中的时候,心里非常震撼。]]>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两个年轻小伙子的眼睛就像公猫的眼睛一样,先缩成一条缝,然后又猛地张地老大。他们的手臂肌肉扩张,拳头对着敌人晃呀晃,随时准备进攻。他们光着脚丫在铺着稻草的地板上跳呀跳,就像是烈日下的猫在铁皮屋顶上打架一样。]]>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两个年轻小伙子的眼睛就像公猫的眼睛一样,先缩成一条缝,然后又猛地张地老大。他们的手臂肌肉扩张,拳头对着敌人晃呀晃,随时准备进攻。他们光着脚丫在铺着稻草的地板上跳呀跳,就像是烈日下的猫在铁皮屋顶上打架一样。]]>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个赤裸着上身的种植园工人睁大了没有焦点的眼睛,靠着他的两个朋友的支撑勉强站立着。他们周围充斥着吟唱念咒的声音。二十英尺长的炭火坑传来的猛烈热浪在男人的赤脚上拍打着。]]>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个赤裸着上身的种植园工人睁大了没有焦点的眼睛,靠着他的两个朋友的支撑勉强站立着。他们周围充斥着吟唱念咒的声音。二十英尺长的炭火坑传来的猛烈热浪在男人的赤脚上拍打着。]]>
致亲爱的朋友们: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仍然喜欢称呼它为“轨道”。而那些更年轻,更喜爱家庭生活的人们,则更倾向于另一个听起来更正经更可靠的名字——“斯图亚特高速公路”。]]>
致亲爱的朋友们: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仍然喜欢称呼它为“轨道”。而那些更年轻,更喜爱家庭生活的人们,则更倾向于另一个听起来更正经更可靠的名字——“斯图亚特高速公路”。]]>
亲爱的朋友们,
高大、皮肤黝黑的爱尔兰酒馆老板将他消瘦的身体倚在凌乱的吧台上。一个恶魔般的笑容闪过他眼角。他将瘦削的手指伸到齐眼的高度——夹在手指间的是一个铁匠工拇指大小的金石头。]]>
亲爱的朋友们,
高大、皮肤黝黑的爱尔兰酒馆老板将他消瘦的身体倚在凌乱的吧台上。一个恶魔般的笑容闪过他眼角。他将瘦削的手指伸到齐眼的高度——夹在手指间的是一个铁匠工拇指大小的金石头。]]>
亲爱的朋友们,
我放下手头的书,我的心砰砰直跳,手臂上冒起了鸡皮疙瘩。我避雨所处的这个暴雨水落管外面似乎不太对劲。我的神经刺痛,我的耳膜被压迫,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碎石或岩石一个有一个碰撞到暴雨水落管的奇怪声音。]]>
亲爱的朋友们,
我放下手头的书,我的心砰砰直跳,手臂上冒起了鸡皮疙瘩。我避雨所处的这个暴雨水落管外面似乎不太对劲。我的神经刺痛,我的耳膜被压迫,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碎石或岩石一个有一个碰撞到暴雨水落管的奇怪声音。]]>
亲爱的朋友们,
在我周游世界期间,收到的许多礼物往往跟送我这些礼物的那些人一样特别。这些代表友谊和爱的特殊标记包括诸如一名西班牙警察的徽章、一个年轻的阿巴拉契亚山女孩心爱的护身符、一个肝肠欲断的法国女诗人自己出版的诗歌以及纽约一个身无分文且无家可归的街头流浪汉唯一的一张毯子。]]>
亲爱的朋友们,
在我周游世界期间,收到的许多礼物往往跟送我这些礼物的那些人一样特别。这些代表友谊和爱的特殊标记包括诸如一名西班牙警察的徽章、一个年轻的阿巴拉契亚山女孩心爱的护身符、一个肝肠欲断的法国女诗人自己出版的诗歌以及纽约一个身无分文且无家可归的街头流浪汉唯一的一张毯子。]]>
亲爱的朋友们,
一棵孤独的小树的枯枝发出咯咯声,就像一具闲不住的骨架的骨头咯吱作响。满是灰尘的风刮过老蛋白石矿井白色的狭沟和小丘。头顶上方,夹带暴风雨的大片乌云精力过旺地打着漩涡。]]>
亲爱的朋友们,
一棵孤独的小树的枯枝发出咯咯声,就像一具闲不住的骨架的骨头咯吱作响。满是灰尘的风刮过老蛋白石矿井白色的狭沟和小丘。头顶上方,夹带暴风雨的大片乌云精力过旺地打着漩涡。]]>
亲爱的朋友们,
我步行的所有国家中,我知道最少的是阿尔及利亚。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很大的谜。在我的旅程之前,我所读的所有的旅游书都轻易地忽略了这个巨大的北非国家,好像它不存在一样。]]>
亲爱的朋友们,
我步行的所有国家中,我知道最少的是阿尔及利亚。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很大的谜。在我的旅程之前,我所读的所有的旅游书都轻易地忽略了这个巨大的北非国家,好像它不存在一样。]]>
亲爱的人们,
几乎每个男人和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辛巴达,那是一种渴望探知未知世界并体验冒险的一种精神,这貌似是一种标准的衡量形式。我也是一样的。在这几天内,我将迈开我的第一步,去探知这个占据我儿时想法的最大的梦想——环游世界。]]>
亲爱的人们,
几乎每个男人和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辛巴达,那是一种渴望探知未知世界并体验冒险的一种精神,这貌似是一种标准的衡量形式。我也是一样的。在这几天内,我将迈开我的第一步,去探知这个占据我儿时想法的最大的梦想——环游世界。]]>
亲爱的朋友们,
这将是我在西弗吉尼亚州的最后一天。要离开这里了,我感到那么地不舍与难过。我发现这里的人们和风景都是那样的美,我多么希望我可以放下我的包,可以一生停留在这郁郁葱葱的阿巴拉契亚山脉中。]]>
亲爱的朋友们,
这将是我在西弗吉尼亚州的最后一天。要离开这里了,我感到那么地不舍与难过。我发现这里的人们和风景都是那样的美,我多么希望我可以放下我的包,可以一生停留在这郁郁葱葱的阿巴拉契亚山脉中。]]>
亲爱的朋友们,
正如我常常读的文字描述的流浪者那样, 通常穷人和老年人是最渴望帮助陌生人的人。也许他们看到自己孤独和无力的同自己的困难做斗争的场景。或者也许他们想仔细看看周围的人,就像今天早上Estaline Mantz做的那样,也许他们只是想知道这是否仅仅是一个路人。]]>
亲爱的朋友们,
正如我常常读的文字描述的流浪者那样, 通常穷人和老年人是最渴望帮助陌生人的人。也许他们看到自己孤独和无力的同自己的困难做斗争的场景。或者也许他们想仔细看看周围的人,就像今天早上Estaline Mantz做的那样,也许他们只是想知道这是否仅仅是一个路人。]]>
亲爱的朋友们,
华盛顿山森林是我目前为止在旅途中看到过的最安静和最美丽如诗的地方之一。因此,我决定“遁形”在枫树、橡树、山毛榉、白桦树、松树和铁杉的丛林深处,小憩几日,赶写我的旅行日记。]]>
亲爱的朋友们,
华盛顿山森林是我目前为止在旅途中看到过的最安静和最美丽如诗的地方之一。因此,我决定“遁形”在枫树、橡树、山毛榉、白桦树、松树和铁杉的丛林深处,小憩几日,赶写我的旅行日记。]]>
亲爱的朋友们,
在阿尔及利亚东部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警察监视是第三世界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我有两次因为相机的缘故被抓进警察局接受“督察”的审问。(我在北阿里卡遇见的每个警察分局局长看起来都是一个摸样——瘦小、身披大衣、大胡子,而且向上翘起的手腕上总是拿着一根烟。不足为奇的是,除了他们经常脾气暴躁之外,他们会让我想起劣质的好莱坞电影里的许多演员。)]]>
亲爱的朋友们,
在阿尔及利亚东部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警察监视是第三世界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我有两次因为相机的缘故被抓进警察局接受“督察”的审问。(我在北阿里卡遇见的每个警察分局局长看起来都是一个摸样——瘦小、身披大衣、大胡子,而且向上翘起的手腕上总是拿着一根烟。不足为奇的是,除了他们经常脾气暴躁之外,他们会让我想起劣质的好莱坞电影里的许多演员。)]]>
亲爱的人们,
爱尔兰参差不齐的海岸线是我最初期望的,但不是我开始世界之旅时所见到的外国风景的第一站,而是英格兰南部充满树篱笆的草地。]]>
亲爱的人们,
爱尔兰参差不齐的海岸线是我最初期望的,但不是我开始世界之旅时所见到的外国风景的第一站,而是英格兰南部充满树篱笆的草地。]]>
亲爱的人们:
在半夜刚刚抵达的爱尔兰巨型多层甲板渡船上卸下了几乎是该国全部人口的船客。按计划,在凌晨三点渡船才启程返回爱尔兰。在吵杂的候车室睡觉变得不可能,所以我把背包委托给一对年轻的瑞典夫妇,然后开始流连在这靠海老镇的街道上。]]>
亲爱的人们:
在半夜刚刚抵达的爱尔兰巨型多层甲板渡船上卸下了几乎是该国全部人口的船客。按计划,在凌晨三点渡船才启程返回爱尔兰。在吵杂的候车室睡觉变得不可能,所以我把背包委托给一对年轻的瑞典夫妇,然后开始流连在这靠海老镇的街道上。]]>
亲爱的人们,
毫无疑问,在我的脑海里,我从我的祖先那里继承了不担心未来的特质。无可非议,我的祖先就是爱尔兰人。在过去一周,我穿过爱尔兰乡村走了一百多公里,从都柏林到差不多贝尔法斯特以南约15英里的巴里纳辛茨, 我还没见到任何可能的候选人有任何腐败。]]>
亲爱的人们,
毫无疑问,在我的脑海里,我从我的祖先那里继承了不担心未来的特质。无可非议,我的祖先就是爱尔兰人。在过去一周,我穿过爱尔兰乡村走了一百多公里,从都柏林到差不多贝尔法斯特以南约15英里的巴里纳辛茨, 我还没见到任何可能的候选人有任何腐败。]]>
致读者:首先我很抱歉未能及时写出这个故事,因为十二月份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演讲。然后一月份时候我那七十八岁的老母亲中风了,相比于我的网站,她更需要我的照顾。下面的故事“史蒂芬的信”(最初名为“鸟”)将会收录在一本专为学龄儿童编撰的书中。我非常感谢你们如果你们能够提供任何改善的建议。请让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谢谢。]]> 致读者:首先我很抱歉未能及时写出这个故事,因为十二月份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演讲。然后一月份时候我那七十八岁的老母亲中风了,相比于我的网站,她更需要我的照顾。下面的故事“史蒂芬的信”(最初名为“鸟”)将会收录在一本专为学龄儿童编撰的书中。我非常感谢你们如果你们能够提供任何改善的建议。请让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谢谢。]]> 亲爱的人们,
美好的今天实在是太让我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了。我首先在一个灰暗的工厂村里呆了一个半多小时,这里的雨绵绵不绝又非常冰冷。我上了几个台阶来到学校吃了午餐(一罐薯片,一瓶牛奶和一些饮茶饼干),然后走路去了肯德尔镇。在此途中我看到一些最让人流连忘返的乡村景象,它类似那种在国家地理杂志里的美好风景。]]>
亲爱的人们,
美好的今天实在是太让我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了。我首先在一个灰暗的工厂村里呆了一个半多小时,这里的雨绵绵不绝又非常冰冷。我上了几个台阶来到学校吃了午餐(一罐薯片,一瓶牛奶和一些饮茶饼干),然后走路去了肯德尔镇。在此途中我看到一些最让人流连忘返的乡村景象,它类似那种在国家地理杂志里的美好风景。]]>
亲爱的人们,
抵达大不列颠群岛一个月多一点点后,我来到了我的最终目的地——位于英格兰中南部海岸线上的朴茨茅斯。现在在我身后的是约1800英里的区域——其中的1200英里是属于美国的土地,其余在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以及英格兰上下的整个地区,接下来是法国,然后是西班牙。]]>
亲爱的人们,
抵达大不列颠群岛一个月多一点点后,我来到了我的最终目的地——位于英格兰中南部海岸线上的朴茨茅斯。现在在我身后的是约1800英里的区域——其中的1200英里是属于美国的土地,其余在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以及英格兰上下的整个地区,接下来是法国,然后是西班牙。]]>
亲爱的朋友们,
在法国逗留了一个星期之后,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国家以及她的人民。在这个繁荣的共和国,连绵起伏的丘陵郁郁葱葱,天空喜怒无常,人们的眼睛明亮又漂亮,浪漫的气息似乎无所不在。甚至他们的语言很可惜我只懂一点——也像一首甜蜜的情歌。]]>
亲爱的朋友们,
在法国逗留了一个星期之后,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国家以及她的人民。在这个繁荣的共和国,连绵起伏的丘陵郁郁葱葱,天空喜怒无常,人们的眼睛明亮又漂亮,浪漫的气息似乎无所不在。甚至他们的语言很可惜我只懂一点——也像一首甜蜜的情歌。]]>
亲爱的朋友们,
离开居住在德卡尔德斯市的佩博克鲁尔及其家人之后,我冒险来到了西班牙的内部腹地,每走一公里,地形就变得越崎岖,土地越来越萧瑟,越来越贫瘠。这段期间,烈日炎炎,洗澡只能用一公升水瓶的水,沿着黑暗和狭窄的乡村街道往下走的时候,一双双眼睛从肮脏的窗玻璃和珠帘装饰的门口背后直勾勾地看着我,这些眼睛中充满着许多的困惑和不安。]]>
亲爱的朋友们,
离开居住在德卡尔德斯市的佩博克鲁尔及其家人之后,我冒险来到了西班牙的内部腹地,每走一公里,地形就变得越崎岖,土地越来越萧瑟,越来越贫瘠。这段期间,烈日炎炎,洗澡只能用一公升水瓶的水,沿着黑暗和狭窄的乡村街道往下走的时候,一双双眼睛从肮脏的窗玻璃和珠帘装饰的门口背后直勾勾地看着我,这些眼睛中充满着许多的困惑和不安。]]>
亲爱的朋友们,
“这简直是疯了…另一个世界……对于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太危险了……他们不停地向我们袭来……扒着…,到了……”
那受惊的面孔,颤栗的言语,带着厌恶,恐惧以及仇恨。三天前,我在阿尔赫西拉斯港呆了一整天,摩洛哥的旅客们给我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故事。]]>
亲爱的朋友们,
“这简直是疯了…另一个世界……对于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太危险了……他们不停地向我们袭来……扒着…,到了……”
那受惊的面孔,颤栗的言语,带着厌恶,恐惧以及仇恨。三天前,我在阿尔赫西拉斯港呆了一整天,摩洛哥的旅客们给我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故事。]]>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世上有的人穿得衣裳褴褛,有的人穿得雍容华贵,有的人会大声谈论我被太阳晒黑的耳朵,而有的人只会躲在一遍胆怯地用他们深色的眼睛和深色的手指对我指指点点。上述的这些现象是几大民族都共有的——美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国人,西班牙人,阿拉伯人和意大利人,无论我们的言论听起来多么笨拙:“东西”是慈母般的关怀和同情。也许这是任何一个远离家乡的孩子最希望得到的能够鼓舞士气的助推器之一。]]>
亲爱的朋友们,
这世上有的人穿得衣裳褴褛,有的人穿得雍容华贵,有的人会大声谈论我被太阳晒黑的耳朵,而有的人只会躲在一遍胆怯地用他们深色的眼睛和深色的手指对我指指点点。上述的这些现象是几大民族都共有的——美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国人,西班牙人,阿拉伯人和意大利人,无论我们的言论听起来多么笨拙:“东西”是慈母般的关怀和同情。也许这是任何一个远离家乡的孩子最希望得到的能够鼓舞士气的助推器之一。]]>
亲爱的朋友们,
在开始环游世界之前,我曾以为我的生活的诸多方面都如此平淡无奇,以致我产生了摆脱这种生活的想法。而“喧闹的餐桌”就是我经常提及的一个方面。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爸爸每天都在抱怨着草地黄了,姐夫则不断地重复地说着去年冬天结冰的水管,妹妹则嫉妒地谈论着高中班上的女孩子们。]]>
亲爱的朋友们,
在开始环游世界之前,我曾以为我的生活的诸多方面都如此平淡无奇,以致我产生了摆脱这种生活的想法。而“喧闹的餐桌”就是我经常提及的一个方面。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爸爸每天都在抱怨着草地黄了,姐夫则不断地重复地说着去年冬天结冰的水管,妹妹则嫉妒地谈论着高中班上的女孩子们。]]>
亲爱的朋友们:
在意大利南部这样的地方,有雾缭绕的森林、很慢的蜗牛和很清新的空气,而更多的是雨水。也正因如此,在亚得里亚海,在过去的9天里我一直在帐篷里呆着,也一直是风餐露宿。]]>
亲爱的朋友们:
在意大利南部这样的地方,有雾缭绕的森林、很慢的蜗牛和很清新的空气,而更多的是雨水。也正因如此,在亚得里亚海,在过去的9天里我一直在帐篷里呆着,也一直是风餐露宿。]]>
亲爱的朋友们:
5月31日是我这次徒步旅行的第二个生日,这是我第30次里程。我通常不会太注意我的生日,但这一次我不禁的考虑到了。毕竟我生在意大利东部,我曾希望在我第四个十年的这一天我能造一个小船,它通过威尼斯的那座拱桥。]]>
亲爱的朋友们:
5月31日是我这次徒步旅行的第二个生日,这是我第30次里程。我通常不会太注意我的生日,但这一次我不禁的考虑到了。毕竟我生在意大利东部,我曾希望在我第四个十年的这一天我能造一个小船,它通过威尼斯的那座拱桥。]]>
亲爱的朋友们,
由于你们要在七月四日左右才能收到这封信,我想要与你们一起分享我在周游世界中听到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人们为争取自由而进行斗争。当我回顾快乐的意大利之行时,这个特殊的故事至今仍然会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亲爱的朋友们,
由于你们要在七月四日左右才能收到这封信,我想要与你们一起分享我在周游世界中听到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人们为争取自由而进行斗争。当我回顾快乐的意大利之行时,这个特殊的故事至今仍然会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亲爱的朋友们,
他的脸很丑,丑得足以吓跑最凶恶的灰熊,他的手很厚实,厚得足以作为守护他的金色稻田的山根。在更原始的环境中,比如说中部非洲,他的力气和七十三岁岁数足以让他成为村长。然而,在口宇村的居内依村,这里的居民只有一百个左右,其中大部分居民都在他的山谷下方中的稻田工作,或者大部分都因为他的四个前妻而跟他有关联,艾迪••贝基尔仅仅是老板、祖父或者父亲。]]>
亲爱的朋友们,
他的脸很丑,丑得足以吓跑最凶恶的灰熊,他的手很厚实,厚得足以作为守护他的金色稻田的山根。在更原始的环境中,比如说中部非洲,他的力气和七十三岁岁数足以让他成为村长。然而,在口宇村的居内依村,这里的居民只有一百个左右,其中大部分居民都在他的山谷下方中的稻田工作,或者大部分都因为他的四个前妻而跟他有关联,艾迪••贝基尔仅仅是老板、祖父或者父亲。]]>
亲爱的朋友们,
当完成旅程的四分之一时,我在西班牙给朋友写了一封信:“行走于世界的旅程充满了浪漫、刺激、美好和惊叹,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在我身边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这些事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时,我会因此而感动得泪流满面。]]>
亲爱的朋友们,
当完成旅程的四分之一时,我在西班牙给朋友写了一封信:“行走于世界的旅程充满了浪漫、刺激、美好和惊叹,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在我身边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这些事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时,我会因此而感动得泪流满面。]]>
亲爱的朋友们,
在距离伊朗边境地区的只剩余几公里的土耳其地区,这里是一片荒芜。满天灰尘飞舞,这些灰尘然后变成岩石,最后变成冷却的岩浆,风从俄罗斯吹来,在几个世纪的风蚀作用下,这里逐渐形成了奇形怪状的地貌。经过的时候通常无法注意到像农舍和放牧的畜生这样的物体,它们从光秃的土地上突出来,就像萨尔瓦多•达利的绘画中的主题一样鲜明、显眼。]]>
亲爱的朋友们,
在距离伊朗边境地区的只剩余几公里的土耳其地区,这里是一片荒芜。满天灰尘飞舞,这些灰尘然后变成岩石,最后变成冷却的岩浆,风从俄罗斯吹来,在几个世纪的风蚀作用下,这里逐渐形成了奇形怪状的地貌。经过的时候通常无法注意到像农舍和放牧的畜生这样的物体,它们从光秃的土地上突出来,就像萨尔瓦多•达利的绘画中的主题一样鲜明、显眼。]]>
亲爱的朋友们,
每走一步,这里的道路就像爆炸一样灰尘飞扬。每天早晨,我的帐篷都是被霜冻住的。冬季的雨还没有打算从它们的喜马拉雅源头降落。于是,每一片叶子都是干渴的,每一个叶面都需要一次痛快的淋浴。]]>
亲爱的朋友们,
每走一步,这里的道路就像爆炸一样灰尘飞扬。每天早晨,我的帐篷都是被霜冻住的。冬季的雨还没有打算从它们的喜马拉雅源头降落。于是,每一片叶子都是干渴的,每一个叶面都需要一次痛快的淋浴。]]>
亲爱的朋友们,
早在公元前十四世纪的时候,我沿着巴基斯坦北部城市白沙瓦走到印度的加尔各答,这条路线被称为皇家大道。千百年来,这条路线是印度次大陆的王朝决策者指挥他们的军队前进的主要路线,可能也是他们的崇拜者来朝圣的主要路线。成千上万的朝圣者沿着这条拥塞的凹坑长途跋涉,来到佛陀多次转世所在的地方祷告。]]>
亲爱的朋友们,
早在公元前十四世纪的时候,我沿着巴基斯坦北部城市白沙瓦走到印度的加尔各答,这条路线被称为皇家大道。千百年来,这条路线是印度次大陆的王朝决策者指挥他们的军队前进的主要路线,可能也是他们的崇拜者来朝圣的主要路线。成千上万的朝圣者沿着这条拥塞的凹坑长途跋涉,来到佛陀多次转世所在的地方祷告。]]>
亲爱的朋友们,
十二月二十四日印度大选,选举投票在新德里举行,一万五千名警员在这个圣诞季节驻守于这个拥挤的大都市维持秩序,一切显得如此平和。尽管如此,我却难过地哭了。圣诞之夜,我打电话回家,才知道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母亲轻声地说,经过多年的病痛折磨,他的心脏终于在上个感恩节停止了跳动。]]>
亲爱的朋友们,
十二月二十四日印度大选,选举投票在新德里举行,一万五千名警员在这个圣诞季节驻守于这个拥挤的大都市维持秩序,一切显得如此平和。尽管如此,我却难过地哭了。圣诞之夜,我打电话回家,才知道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母亲轻声地说,经过多年的病痛折磨,他的心脏终于在上个感恩节停止了跳动。]]>